週五. 5 月 14th, 2021

社論 國語不宜變更 何必自絕世界當寡民?

文化部計畫推動國家語言立法,但變更官方語言,茲事體大,很多學者很擔憂,覺得這樣無端挑起議題,勢必造成民眾困擾,也徒增兩岸對立的危險。據學者說,用閩南語來當國語,等於是拿中國大陸的一種方言來作為官方語言,無疑是自我窄化。
以台獨為神主牌的民進黨,自知現下實力不足以實行硬台獨,即法理台獨,執政後一直加大力道廣行軟台獨,也就是文化台獨。而抹去、扭曲、稀釋,則是文化台獨的三大招。像最近要在課綱抹去開羅宣言,就是去中華民國史的典型招數。民進黨長期渲染、扭曲二二八事件,因此也成功切斷了國人對國民黨政府保台榮台的記憶,把國民黨打成邪惡政黨。現在的文化部積極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法,雖然打著平等、扶持弱勢語言的大旗,其實就是要把國語深植日常的重要性稀釋,這種司馬昭之心,已是路人皆知。
前文化部長洪孟啟說,現在全世界大約有五分之一的人都說普通話,全世界也都在學北京話,台灣人不應放棄本身既有的優勢。前教育部長曾志朗也說,語言的發展十分複雜,應審慎面對,政府應該廣為徵求專家意見,同時也了解地方的需求,兩邊都不能偏廢。
北京話是華語的一支,閩南語也是,中華民國用北京話為國語,已長達一百多年,學者認為語言是種溝通工具,不應自我設限,文化眼界要高瞻遠矚,如果自我設限,國民的智慧也會慢慢狹隘,真的變成島國寡民,台灣雖然是島國,但是不要太設限,畢竟我們說的國語,可以和全世界所有的華人溝通。有些學者憂心文學創作受限,語言是溝通工具,也和文學相關,閩南語有許多字詞是有音無字,如果要搞文學創作,只得拼音,會變得不倫不類,恐怕將來文學創作也會有困難,這是很大的問題,尤其當成政策一定要多方思考。
若說保障母語,立意雖高,沒人會反對,但也不應超出學生的學習能力,語言的基礎是溝通的工具,中文是台灣社會彼此溝通的公約數,英文更是一位世界公民要努力具備的能力,那麼在中文、英文之外,加上自己的母語後,我們的學生還有多少時間去學習每一種母語,或者如果因此而稀釋到中、英文的學習成果,豈不是得不償失?
文化部所謂的國家語言,語焉不詳,若是為保障母語,協助發展,那麼本來一直都在進行,冠上國家語言的實益為何?如果是要把各族群的母語,提高到官方語言,所謂用母語教數學不會被罰,先不論有多少老師有這樣的母語能力,但能聽得懂的學生恐怕是鳳毛麟角,用母語教數學,是要保障母語,還是要懲罰學生?而又要用誰的母語?因為學生的母語個個不同?
從世界各國的歷史可以看出,語言是一種社會約定俗成的力量,美國沒有明定官方語言,但大家自然都使用英語。就算是明定廿二種官方語言的印度,最後還是會獨尊一語,因為便利性是關鍵的要素。台灣所謂的國家語言發展法,目的是人人都能以母語上課、跟政府溝通,那顯然不太可能的,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國家語言發展法也顯然是語言版的前瞻計畫,莫非非要把錢花出去?
當前文化部長鄭麗君已拋出是否要成立台語台的議題,閩南語已是台灣人民頻繁使用的語言,許多電視、電影也以閩南語發音,實在看不出為何市場的力量不足以維持閩南語的使用。相較之下,越南、印尼的新住民的人口數,已經不亞於某些原住民族,按照文化部的母語精神,越南語、印尼語要不要推?
蔡英文曾自稱連中文講不好,而且經常寫錯字,身為台灣領導人,連中文表達、書寫能力都出現問題時,台灣下一代的語文能力如何不讓人擔憂?現在為了文化台獨,文化部又以國家語言發展之名,行稀釋國語之實。若是這樣發展下去,台灣下一代恐怕會變成英文說不好、中文講不通時,那才真的是無語問蒼天!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