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3 月 8th, 2021

【平潭專刊】民宿盤活貓頭乾 小村蛻變展新顏

→全版閱覽

貓頭乾,近來備受關注的一個山中小村,許多去過的遊客都驚歎,這偏安一隅的小村落,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美得不可方物。近日,趁著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記者和老柴咖啡創始人範文昀博士以及他的妻子劉丹一同前往貓頭乾村,再一次邂逅這片世外桃源的秀美風光。
這是記者第三次前往貓頭乾村,這一次選擇了自駕的方式,從城區往平原方向開去,在紅衛村村口的分岔路,轉到通往貓頭乾村的村道上,一路上繞著山路前行,轉了幾個彎便到達了貓頭乾村,車子就停在村口的停車場處,全程花費大約半個小時時間。正值當天下午四點半,暖暖的陽光斜斜地打在貓頭乾村,這座隱匿在山海深處的美麗小村,顯得格外安靜樸素,溫婉可人。

改造後的石頭厝

因緣際會 覓得合夥人改造村落
我們下了車,在村口處便看到了一個標識牌,以輪船為造型,上面寫著「遊記」。遊記是扎根在貓頭乾村的民宿,也是目前村子裡的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一座座寂靜的石頭厝層層疊疊,矗立在山巒之間。經過歲月的醞釀,每間石頭厝鐫刻著風雨滄桑的印記,在改造之後,石頭厝透出另一股味道,充滿「人間煙火」的氣息。
與我們同行的范博士和他的妻子劉丹,也就是遊記民宿改造的設計者。去年,范博士與遊記民宿的出資人游嘉晉相遇,一番溝通交流後,雙方皆有改造貓頭乾村的想法,當下一拍即合,共同著手改造石頭厝。而在此前,范博士和妻子劉丹作為最早加入北港文創村團隊,參與了民宿改造,原生態、懷舊風的望鄉人和半坡民宿便是這對夫妻的傑作。
如果說,北港的民宿改造是點,那麼貓頭乾的民宿改造就是一個面。學建築專業出身的範文昀,對傳統的建築工藝體系研究有著濃厚的興趣,多年來他一直想要研究古人建設體系之間的邏輯關係,而規劃設計貓頭乾村石頭厝,對他而言,便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為了做建設體系研究,我準備了好多年,一直想找個地方,將我的想法付諸實際。」范博士說,「第一次來貓頭乾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可能會在這裡實現想法。」
談到為何看中貓頭乾時,範文昀告訴記者,是因為這裡對大自然的改造力度不大,生態環境優美,整個村子與山海融為一體,符合他的設計想法。「貓頭乾村其實有個故事,據說以前附近村子的一個漁民,因為其妻子患有精神病,每次外出幹活都會背著妻子一起去,可每當妻子到貓頭乾的時候就不犯病了。雖然只是一個傳說故事,但也說明貓頭乾是一個宜居的地方。」他說。

充分利用自然采光的臥室色彩斑斕

設計理念 老祖屋打造成記憶館
在范博士的認知裡,古村落就是存在於山水之間的容器。當然,貓頭乾村也是如此。依山傍海的貓頭乾村,是由一座座石頭厝組合而成的村落,形成了一個富有年代感的建築格局。
「大處著眼,小處著手」是范博士的設計理念,意思就是說每一個建築看的是大的格局,動手卻是從小的細節著手。秉持著這種理念,他在縱觀貓頭乾村落格局後,便把重心放在村裡的老祖屋改造上。
「村裡最高的這幾棟老祖屋大約有150年的歷史了,這裡是讓人勾起回憶的地方,而有歷史感的地方就是文化的源泉。」范博士說,「所以我的想法就是把老祖屋打造成一個記憶館,事實上改造老祖屋是我最花心思去設計的。」

休閒廳沿用了原風貌的灶台

記者站在老祖屋前細細打量,牆面、屋頂、門窗,都有改造過的痕跡,但卻絲毫沒有破壞石頭厝的風貌,如今依舊保存著歷史雕琢過的痕跡。老祖屋共有四棟,每棟之間有一個廳堂,把四棟石頭厝連接起來,形成了一個小院落,用作公共活動的空間。在緊挨著百年古榕樹的石頭厝外牆上,掛著「立雪書院」的招牌,顯得風雅十足。
四棟古厝之間是相互貫通的,空間格局的改造,使得古厝少了一種封閉、拘束的感覺,加上屋頂玻璃天窗的設計,讓書院顯得格外通透敞亮。「改造書院的時候,我們最先考慮的問題就是要讓它通透起來,一方面讓它有光可以亮堂起來,另一方面則是讓原本相對獨立的老祖屋變成一個有機整體。」范博士說。
把祖屋改造成流動空間,這其中要考慮空間擴展與轉化、建造方式轉化、場所轉化等諸多方面,其難度不言而喻。「祖屋的歷史感強,破損的較為嚴重,當時我們來的時候,很多牆面都已經坍塌了。」范博士說,在這樣的改造過程中,除了盡可能還原歷史風貌外,還要激發藝術思維,實現功能的轉換。

落日的餘暉打在藍色的海面上,十分美麗

小處著手 保留古村落歷史風貌
在完成大格局的定調後,范博士就從「小處著手」,不放過任何微小細節,細心地打造一個充滿老時光的記憶館。記者發現,執著建築設計的這對夫妻,將自己的設計想法在貓頭乾村表現得淋漓盡致。
在書院中間廳堂內,范博士設計了一處陳列區,展示著許多早前的竹編籃子、小籮筐、蓑衣以及舊櫃子等。偏廳內,大灶檯子、小煙囪、木質房梁等也都較為完整地保留下來。這些舊擺件,不禁讓人回憶起童年時光。
位於半坡的一棟石厝,經過改造,變成了三間面朝大海的海景民宿,雖然位置相同,但因為每間格局不同,范博士就根據實際情況而精心設計。「每一個門窗位置、床的擺放、傢俱的陳設都是有講究的,就連門外的欄杆,我都讓安裝師傅一定要做出曲折感,就是讓它不顯得僵硬,前庭後院都能有生活的味道。」他說。
環顧四周牆面上,石頭的輪廓清晰可見。在重新修葺牆面時,范博士用瓦片、漂流木、舊罈子等裝飾物鑲嵌其中,增強了牆體的可塑性。在書院東側的一間屋內,一面保留完整的土坯牆,透有懷舊感。范博士說 :「很多人覺得土坯牆會掉土,沒有保留的意思,但當時我就是覺得,土坯牆就應該設置在那裡。」
最值得一提的設計,便是書院西側的書架。這個書架是用一根巨大的船木作底,上面以木頭為材料,做了很多隔層,用來放書,整個書架造型就是一艘船的模樣,格外引人注目。在陽光明媚的午後,從書架上取出一本書,靜靜品讀,感受著歷史與文化的相互交融,閒適且自在。

華燈初上,遊客在鄉村食堂用餐

盤活石厝 偏僻小村引八方遊客
臥聽山風,靜看人生,這是貓頭乾村給人的直觀感受。站在書院前的觀景台上,村中美景盡在眼前。一棟棟石頭厝錯落有致地排列開來,近處是波瀾不驚的內海灣,在夕陽的映襯下,波光粼粼。再遠些,長江澳的風車田不停地揮舞著雙臂,像是守護貓頭乾的使者。
「那些木門上粉刷藍漆的石頭厝,都已經租用給『遊記』了。」劉丹指著村裡幾處石厝說,「村裡現在有很多石頭厝,常年沒有人居住,都被閒置下來,我們就把這些石頭厝改造成了民宿,提供給遊客居住。」
和一般民宿改造不同,這次范博士是對整個村落進行改造。在建築風格各有不同的情況下,改造一棟民宿就是一種個性的展現。劉丹認為,民宿之所以區別於酒店的地方,就是杜絕批量生產,必須要保存本真的特色。
行走在貓頭乾村,看著來來往往的遊客,感受著靜謐和諧的自然生態。而過去,貓頭乾村因為地處偏遠鮮為人知,許多村民都因為孩子上學搬離了貓頭乾。而如今,隨著「遊記」民宿改造的進行,不少村民陸陸續續返鄉,修理自己的房子,而村裡一陣陣生活氣息撲面而來。
因為民宿的改造,盤活了貓頭乾村,原生態的偏僻小村已然成為嵐島旅遊勝地之一,並且賦予了村子「自我造血」的功能,如今,村子裡還開起了食堂,不僅方便了遊客,還鼓了村民的腰包。
「現在我在食堂裡幫忙洗菜、洗碗、做衛生,五六十歲的老人還能有一份工作,真的覺得挺好的。」村民林愛玉說:「現在村子和以前相比,變化太大了。每天都有很多人來這裡玩,村裡的老一輩看到村子熱鬧起來,都很歡喜。」

百年榕樹映襯,夕陽下的村莊格外寧靜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