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5 月 14th, 2021

[南投人真心話] 一個坪仔頂人山頂的故事-林木村

如果以一個學經歷均甚為完備的人,說他不想進一步實現改變他生長的地方,一展夙願出來備選,那是假的,他難免也是心癢癢的!
只不過,選舉的第一關金錢關,富人封殺窮人的條款,已把一個困境成長的人封殺掉了,他沒錢參加競選發錢比賽,或許只能備選,讓選民多一個選擇罷了!
他要是沒有台大法學博士與財政部長一度擦身而過的李憲佐教授的資助學費,加上他的一份執著毅力,在人生的晚秋68歲,他是無法完成蘇州大學的教育博士的!
他的學識與工作,涉獵文、法、商,但終以中性超然的書法藝術寄懷,他雖然書法藝術在原先任教法政及商學之後但已逾十年,雖然是兼任書法藝術助理教授,不是很頂尖的書法家,也不敢自稱為書法家,但起碼也可自稱為一個書法人,現在書法似乎是他的家!偏偏選擇一條千山寂寞有人行的書法人之路,軟、硬筆筆耕應是他絕無僅能的工作。
他師專畢業國小老師做了九年,他教書有責任,家有老母要照顧,又要自我進修,七年暑假自修,高考考了七次之多,要是別人二三年就上了,因為教書責任感,使他遲延了少年有成的機會,但蒼天仍然是不負苦心人!
雖然他的博士學位是利用部分時間在大陸修來,但以他能考入五年制師專,逢甲夜校五年如一日車廂征途及彰師大商教所行政管理碩士班、中興大學法治研究班,又在教育單位(教育廳和大學高中小學)服務數十年的教育人,博士論文雖然極盡其鑽研,但仍可輕騎過關,他的論文題目是:台灣高等教育辦學模式的變革與發展,正是台灣高教飽和少子化,學用落差危機的診斷。
如今從民國89年教育部中辦退休,已逾13、14年,此期間仍然孜孜不倦在高中及大學學術工作,並已逾甲子之年,老驥伏櫪,目睹出生的台灣民主法治,可謂風雲如晦,百家爭鳴,且德尚日衰,如何重拾美麗繁榮可愛的台灣,增進台灣人的福祉,只在做一個知識分子的良知良能和良德的卒子,盡心努力向前了!
一個老伴、一壺茶、一杯酒、一支筆、一本書、一塊方田,他的人生可若歐陽修是個「六一居士」的坪仔頂人一鹿谷茶人。世事無常,唯茶最好。
他是前連戰、宋楚瑜辦公室退休祕書,對時政及社會風氣時下針貶,只是無語問蒼天,蒼天依舊在哭泣!他的書法,他也直言,不敢與今人爭,但思追與古人齊!
一個書法教育人,可以試圖把書法文化精神以書法文化創意來融入提昇產業管理的內涵,帶來繁榮新貌使南投成為書法之都文化產業的王國。(本報南投特派陳良安)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