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7 月 31st, 2021

南投人真心話 評蔡政府調課綱去中國化

將本國史放入東亞脈絡討論 透過教育改變史觀 進一步改變下一代認同的手段 讓人無法苟同
政治不能扭曲法律,法律規範做了再說,讓《蔡英文調課綱去中國化》。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曝光,將本國史放入東亞脈絡討論,這樣的歷史課綱,無疑是蔡英文政府透過教育「去中國化」,透過教育改變史觀,進一步改變下一代認同的手段,讓人無法苟同。
民主政治,自由與法治如車之兩軸,不可偏離,不能以政治來解釋法律合理化。就如集會遊行法,人民有對不良施政、貪污、稅負不公的抵抗權,但不能主張國民有不納稅的自由,集會遊行有任意(恣意arbitaray)的自由,任何人隨時隨地基於任何理由(情緒、生理、思考)所為之自由,但卻不能恫赫別人的自由。民主國家的重要原則是依法行政,依法治理,故自由是在規範下的自由(Freedom),要在秩序(order)和和平(peace)基礎上實現自由,達到自由的目的和生活。羅蘭曾說:自由以不侵犯他人之自由為自由,但多少自由假汝之名而成氾濫的自由。
太陽花學運是以向日葵向光性花名為代表學潮名稱,但太陽花學運絕不可能沒有人去策劃去煽動去糾結一群抗議民眾學子,不可能是「緊急及偶發性的集會」,像炎炎夏陽、忽然變得眩目地強烈,也像經了魔杖的指點,全改了模樣。
健全的民主社會,街頭運動應建立起一種政府和人民善意對話的機制或場合,以彌補立法所欠缺的客觀性和公平性,但絕對不是忽然想起或路過、或故意癱瘓、謾罵、破壞、目無法紀、不懂尊重別人的非理性抗爭,不僅是癱瘓謾罵政府,又要求給予保護!一面捅你又一面要你保護。一味的大開街頭運動方便之門,政府將難以收拾,我們雖愛同學,但少年有少年維特的煩惱,要積極、努力、正向改變自己、發展自己,才是正道、王道。
就當前公布的社會科領綱草案而言,所謂「去中國化」的論述根本是在轉移焦點。諸如吳律德先生公開討論對於國中還是有中國史,高中領綱在中國的部分雖然加入了東亞,但是主軸還是放在中國各朝代與附近國家、地區的關係,不但沒有偏離中國中心主義,反而強化中國在世界歷史脈絡的重要性,例如普通高中必修歷史的條目,還是依循著中國朝代去談與世界、東西方文化的互動、交流。
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曾痛批蔡英文說一套、做一套,民進黨修改課綱,試圖切割中華民國的臍帶,毫不掩藏其背後的臺獨企圖,這樣子的作為,實在不能讓人相信蔡英文上任時,發誓遵守憲法、效忠國家的誓言!過去面對課綱爭議,蔡英文曾說,「不能因為不同的意見造成社會對立」,民進黨政要也再三強調,要讓「政治的干擾遠離教育」,如今卻將政治的意識形態灌輸在教科書當中,意圖混淆年輕學子的國族認同、給予下一代錯誤的歷史認知!
台灣對大陸現實的問題擺在眼前,台灣必須努力為自己及下一代創造一個改善生存的環境,思考如何藉助兩岸關係,給台灣新的未來創造及找到生機,讓教育回歸教育本質,充實學生的知識技能、競爭力、身心健康及正確價值觀的培育才是正辦。
十二年國教的改革,正顯得當局教育主司者的自私愚蠢,化簡為繁實屬是李遠哲教改失敗。政治污染教育及大學過多難以收拾後,第二次未見成功的教改,庶民子弟在教改前投降,亦滋民怨,不如回歸舊制。
台灣已走出威權,邁向民主,但已經走向民主,並有法治底線,並不能代表現在民主法治都沒有問題?當今社會何以仍舊紛亂,民怨四起,其癥結在於貧富差距,民生消費太高,這也才是學運的根源吧?
針對教改,以民主選舉而言,候選人是不是應有候選人的品質門檻?候選人是否該稟持應有的分際,遵循成為公僕的起碼條件?有黑道背景者竟也可參選!殺人、貪汙、前科都可推託「冤枉」,借屍還魂,參加競選!司馬懿之心,路人皆知?選舉文化何以一再鑽法律漏洞,選錢與黑,讓可愛的台灣民主社會更為混亂,而且刺青合理化更是敗壞社會!
青年學子熱愛民主,但民主學步,要落實真正的民主到每個人的公平正義之上仍非常遙遠!因為為了民主,政黨不顧國家、民族的存在,政黨相互奪權!然而,政府是為了人民而存在,不是為了政客,為被聳欲、偏執、選錢、汙錢而存在,民主學步何時了?﹝本報南投特派陳良安﹞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