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5 月 12th, 2021

走訪樟湖山之役的大賀石碑

圖1: 樟湖山之役「大賀石碑」週邊事物綠美化重修完成。﹝記者陳良安攝﹞

圖2: 樟湖山之役大賀石碑史蹟長存人間。﹝記者陳良安攝﹞
【記者陳良安鹿谷報導】鹿谷鄉秀峰村崙尾山腳樟湖山之役『大賀石碑』,經秀峰村長林茂延、秀峰社區理事長林景淵走訪探索,其對碑主大賀梢履歷的文化影響,深具意義,而且將週邊事物綠美化重修完成,以安寧地方,並將探索迷底公諸於世。
秀峰村長林茂延表示:經探索國史館記載,碑主大賀梢履歷為大賀梢君、日本福崗縣柏屋郡大川村人、出生於慶應元年(西元1865)六月一日、學過漢書(即漢文四書五經)、歷史地理、數學、法律等課程、可說受過相當教育。明治十八年進入陸軍教導團步兵科受訓、十九年步兵科畢業任職陸軍二等軍曹、二十一年升一等軍曹、二十二年分派第六師團步兵第十四聯隊、二十四年獲頒適合軍官證書、役期屆滿。二十五年擔任福崗縣巡查、同年緊急召集進入後備步兵第十一聯隊、並擔任後備實習軍官、同年十月被任為陸軍步兵少尉、十一月敘正八位。二十八年調對馬警備隊步兵隊、同年五月退伍歸鄉。並於二十九年因二十七、八年戰役之功、獲六等瑞寶獎章及一百丹之賞賜。
其再警察之經歷為明治三十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擔任北港辦務署埔姜派出所長、明治三十三年七月擔任「斗六辦務署林杞埔支署清水溝警察官吏派出所長」、因在任上殉職而被立碑紀念。
林茂延村長又說:當年樟湖山戰役始末,『雖從明治三十三年五月起、進行長達半年之久的討伐、但首魁等在這期間巧妙地隱藏行蹤、未能加以捕獲、之後據密探的情報、得知匪徒主力是在沙連堡及鯉魚堡的山中、乃在同年十月一日起進行?索作業、殺死小匪首張丁旺以下數十人、卻未能補獲任何一位匪魁。然而在同月十四日由偵察秘密得知匪魁張呂赤、張呂莿、陳賜、黃致富、吳振生、楊恩、陳子琴等和多數部下秘密集合樟湖山、準備襲擊南投街、進而直搗台中。為制敵機先、在同月十五日襲擊樟湖山、殺死匪魁陳賜以下數十人、而我方亦有警部大賀梢之戰死、巡查憲兵亦有數名死傷。』
秀峰社區理事長林景淵表示,從這段記載得知、大賀警部戰死的來龍去脈、原來是參加搜索「土匪」的搜索隊、在戰役中喪生。但這一段所稱的「土匪」、應該不是一般的土匪、而是抗日份子、若是一般土匪的行徑、應該是打家劫舍、搶了就跑、不太有可能到人煙稠密的南投市搶劫、甚至計劃遠到台中市搶劫、因此陳賜等人的行動、無疑是抗日份子在山中集結、保留實力、設定攻打南投、甚至攻打台中、所以郭弘彬教授言:「一九00年十月林杞埔的陳賜、陳子廖率領義民二百餘人與來攻的日軍戰于樟湖山、陳賜等眾多義民戰死。

此碑樹立於秀峰派出所後面、不只如碑面讓人瞭解大賀梢警部忠於職務戰死異鄉、更讓後人循跡想像當日戰況的慘烈、就在河岸山崖之間、一方為執行職務、一方為抵抗異族、槍林彈雨中拼死忘生、烈日長空下互相攻防、直到血染大地而就地療傷、或力氣放盡而鳴金收兵、石碑存在是史蹟、敲去碑面字痕、破壞石碑、也如同敲去歷史的印象、抹去歷史的記憶、石碑的存在是事實、對石碑存在的意含、就看你對過去的事件瞭解多少。
清風繫不住流雲、流雲帶走了歲月、歷史的洪流、催促著時代腳步、逝者已矣、緬懷過往、以啟將來、秀峰派出所所長、林茂延、林景淵等撰此碑文、永留惦記。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