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6 月 21st, 2021

導論 青澀歲月 陌上桑

初中(現為國中)時,國文老師都要學生背誦課文,而幾乎該背的課文都是文言文,我一概不背,什麼「之、乎、也、者」搞得我們這些青澀少年一個頭兩個大,因此常被罰站教室門外。
其實,文言或白話皆是人與人之間不可或缺的溝通工具,當然雙手的比劃尤不遜於口出傳言,而若能口與手併用,則人類表達感情的境界必將更上層樓。
有這樣一則令人遺憾的故事:
楊和陳是同事兼知己,但楊從小即患輕微的口吃,常常在緊張的時候毛病自然出現,特別是人多、場面大時,他幾乎有口難言,這時執教的老師會溫柔地請他到黑板書寫表達。
但我一再拒絕背誦文言課文,結果老師認為我頑劣不堪教誨。有天放學後他把我叫到辦公室訓問:
「你看不起老師?」
「沒有。」我說。
「不然,為什麼我要你背書你偏偏不背?」
「我討厭死背。」
「什麼原因?」
「既然是死背,課文的內容就無法貫通領會,那不是多此一舉。」
「你很會辯嘛!」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頓時一個巴掌打下來;我憎意十足地瞄了老師一眼後回頭閃人。
結果我遭學校記了兩個大過;翌日再上這位老師的課,才上課他就向全班同學宣佈我記過的事,然後問我的感想。
我心裡明白,他要我認錯甚至道歉,以維護他當老師的自尊;我只是笑笑,不想順他的意遂他的願。
他狠狠瞪我一眼,想說什麼卻沒開口。
後來他得病,我去探望,他握住我的手,想說什麼卻沒法開口。如今眨眼一幌竟過了一甲子,可真是歲月如梭,人生如夢。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