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2 月 27th, 2021

【深度專欄】海上生明月 兩岸共此時 /楚何

時序入秋,最近親友送禮互動頻繁起來,翻翻日曆原來是快到中秋節了。望著金澄閃亮的月餅,不免要讓人想起幾首月亮有關的詩句,最有印象的應該是蘇軾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這個屬於世界華人地區共有的秋節習俗,是無論政治如何對立、黨派如何競爭,都無法抹去的一個民族圖騰。
早在「周禮」一書就有「中秋」一詞的記載。「禮記‧月令」上說:「仲秋之月養衰老,行糜粥飲食。」雖然沒有說明是八月的哪一天,卻也衍生中秋的相關習俗。這個有著濃濃詩意與鄉愁的中秋節一直到唐太宗時才訂下日期,「唐書太宗記」記載著「八月十五中秋節」。後來唐代貴族和文人學士也仿傚起來,在中秋時節,對著天上又亮又圓一輪皓月,觀賞祭拜,寄託情懷。這種習俗就這樣傳到民間,形成一個傳統的活動。唐代詩人施肩吾有一首「幼女詞」寫著「幼女才六歲,未知巧與拙。向夜在堂前,學人拜新月。」就可以知道當時中國人對中秋節的重視,連六歲小孩都跟著大人學著拜月亮呢。
一千多年來中秋節的習俗即使演變了各地不同的慶祝活動,但是秋節人團圓的歡樂時間依然不變。即使華人世界有多個政治實體,但依然改變不了這個千百年美麗的風俗習慣,大陸過中秋、香港過中秋、台灣過中秋、新加坡過中秋,連在泰國的華人都過中秋。此時又不免想起唐代詩人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一輪明月升起於海上,世界華人雖天各一方卻望著同一個月亮。
大陸與台灣隔海分治從1895年甲午戰爭馬關條約後,就已埋下兩岸分離苦難的種子,即使後來台灣光復但隨即而來的國共內戰,國民黨退避來台,卻讓台灣人的民族認同越來越淺淡。日本佔領台灣五十年,這麼長的時間是足以影響三代人的民族意念思想。更何況日據五十年衍生出有百萬人的「灣生」後代,進入朝野左右時局,台灣人對於自己是否同為中國華人的觀念就也偏低了。
陳水扁與蔡英文在競選大位時,都是喊著要台灣人自己當家作主,拒絕讓國民黨外來政權統治,鼓動了一些對國民黨執政不滿的中間選民,而連番勝利執政。但是陳水扁執政後,台灣人才發現他們家族貪贓枉法令人不齒的行徑,卸任後鋃鐺入獄。蔡英文執政後請御廚、豪修官邸、大手筆購買總統座車,台灣人才發現他們選的是一個注重個人生活品質不顧民生疾苦的大小姐,根本就是現代晉惠帝。
在台灣人認同感還算不低的年代,不想被歸類為中國人的台灣人只能忍氣吞聲的投民進黨一票,哪怕他們選出來的領導人是這麼的不堪,讓全世界人嘲笑,就像台灣人嘲笑韓國總統一樣。蔡英文的聲望從去年520「登基」後就一路下滑,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光環,早就被她的執政能力低下掃落一地,若非國民黨也一路阿斗相伴,蔡的聲望恐怕更慘不忍睹。
台灣人對於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加上認同自己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比例,已經多達22.7%,雖非民意主流卻是一股不能忽視的力量,這是因為兩岸分治太久加上政治制度不一樣,才會有這樣的民意現象。如果執政的民進黨繼續背離民意、腦殘治國,台灣人會越趨向於認同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一員,就好像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兩岸人就要吟唱「海上生明月,兩岸共此時」了。(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