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5 月 14th, 2021

導論 時光隧道 不默生

由於獲選高雄市政府文化局主辦的:書寫高雄獎助出版獎,使得我在沉寂一段歲月後,有機會從新面對40年來在高雄,這個曾經的工業城鎮,所寫下的「工人小說」篇章。
那是我人生當中:家庭處於圓滿和樂;心靈卻存在著極端黯誨的年代。然而,我卻在這樣一個人生汙濁的時期,寫下我所有的工人小說及鄉土小說。其中還有三篇是中篇小說,那是我書寫生涯的新嘗試,為了我日後的長篇寫作釘樁。
當出版社把第一校稿樣寄給我一校時,望著眼前這一大疊,大概四百餘業的稿樣,我開始進入時光隧道,逐字逐頁的閱讀檢視著,我曾經在這座城鎮:溽暑揮汗;寒冬瑟縮著完成的工人小說。
80年代中期,台灣社會運動方興未艾,我以及一些工會幹部,與時任立委的王義雄共商組織「工黨」, 1987年11月1日,工黨在台北市成立。台灣勞工首次受到舉世矚目,可惜,後來由於種種原因,使得工黨未及壯大先行凋萎,終致瓦解,台灣勞工的命運坎坷如昔!
因為身為基層勞工,而且是出賣勞力整天在現場打拚的勞工,我所看到的勞工現象自是不同於別人,斯時,我的業餘興趣是「書寫」,我文青時代首涉現代詩,並加入詩社,以「黑手詩抄」詩輯欲表彰工人的困苦生活,之後,愈深入探討工人的內心世界;愈發覺得:工人的表裡世界,實在有需要,用更深廣的文學書寫,來給與更徹底的表現。於是,我選擇了以小說的方式,來表現勞工真實的勞力生活;以及苦悶的內心世界。
在時光隧道的彼端,我所描寫的工人世界,一樣是為了爭取薪資;一樣是爭取每年度春節的年終獎金;一樣是爭取員工職缺的升遷。勞工們打破頭不斷爭取,勞工團體主張勞工們的工作權。
然而,時移勢易,失業的勞工年年增加,社會經濟逐漸凋零,台灣人口逐年老化。台灣社會仍隱藏夠多的陳年沉痾,需要改革!
看著30年前我小說裡的勞工環境與勞工處境,再看看的台灣勞工現況,彷彿倒退到時光隧道的彼端!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