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十二月 10th, 2019

【蕉城專刊】古風村居山語間 遺跡錯落神隱處  –探訪傳統古村落洋中田地村

→全版預覽

初見 濃墨重彩綠意濃
田地村地處羅源、蕉城、古田三縣交界,寶岩頂山東南麓,海拔570米。村落背山,後山陡峻,有山溪繞村而過。
天朗氣清,惠風和暢,記者走進田地村–這個傳統的古村落一探究竟,極目遠眺,宛如初初打開一幅濃墨重彩的畫卷。
古詩有云「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抬頭遠望,碧空如洗,層巒疊嶂,連綿起伏,田地村群山環繞,黑瓦夯土牆的屋舍錯落點綴其間,正是一幅生機盎然的田園油畫。
沿著山地蜿蜒盤旋的山道,斗折蛇行,在撲面而來的綠意中明明滅滅,若隱若現。淺綠、深綠、墨綠……像畫家精心調配的顏料,層次分明,濃淡相宜,塗抹在天地間的畫捲上,清新別緻,意境悠然。彷彿轉眼就能看見「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的景象。
山中草木蔥榮,蓊蓊鬱郁,微風習習,吹起了碧綠的波浪,空氣中瀰漫著泥土的味道和青草的香氣,像是空山新雨後的氣息,令人神清氣爽。
離開城市,漫步在田地村鄉間小路,偶爾看見遠處一兩隻中華田園犬悄然經過,如果不是聽到有風吹樹葉的聲音,還能聞到草地的芬芳,安靜地簡直讓人覺得時間靜止了一樣,在這裡,時間流逝的好像格外緩慢,令人不知不覺地靜下心來。

古道

遇見 古道遺跡歷滄桑
在現代化的浪潮衝擊下,田地村依然保持完好的傳統格局–「負陰抱陽,背山面水」,村中建築基本為傳統建築,鮮有現代建築物。傳統建築中是大部分是古民居,種類豐富,有祠堂、名人故居和宮寺等,按年代,以清代建築最多,民國建築次之,少量清代古建築。
傳統建築均為磚瓦、土木結構,田地村民居和其他傳統建築集中成片,緊密相聯,四面高大厚實夯土圍繞,佈局井然,大部分保存狀況良好,村落內巷道呈十橫五縱狀。
經過歲月洗禮的建築,靜靜佇立,時間奪走了這些古建築曾經的光彩,也賦予了它們深厚歷史積澱,「人面不知何處去」,一代代人生活在這裡,來了又走了,物是人非,只有這些古建築留存於世,無言地記錄著村落的興衰過往。不再熠熠生輝的建築背後,是一個個隱藏在歷史中的故事,靜待人們發掘。
田地村傳統建築的工藝特點和文化內涵主要體現在古民居群和魁源境宮、古官道、十七扇房、土竹根土主宮等。
田地古道連接了洋中到羅源、古田的道路,是商賈仕宦的必經之路。
沿著古道拾階而上,沿溪邊峽谷,與古田縣城的距離更近,故倍受旅客青睞,因而使用時間更為悠久,一直到1956年開通寧古公路後才逐漸廢棄。田地古道雖荒廢已久,鮮有人問津,但至今仍保存著眾多的人文景觀以及歷史遺存,包括沿線具有歷史較久的村莊,山水名勝、寺院宮觀,其中最有價值的遺跡是城關及「下路人」運輸貨物至古田、羅源一帶主要靠肩挑(俗稱「挑長擔」)行走的山路。挑夫翻過「西壁嶺」,至田地土竹根宮歇歇腳,吃些乾糧,再繼續長途跋涉。
如今,時代變遷,曾經落寞的古道搖身一變成了攝影愛好者的攝影基地,同時也是村民生產出行的重要之路。

十七扇房
十七扇房

遙想 古建幽幽憶當年
沿著古官道徐徐前行,條石壘砌而成的圍牆映入眼簾,石縫間生長著茂密的雜草,土竹根土主宮已經和周圍的自然環境融合在一起,這座本是人為建造的構築物已經成長為自然的一部分。
土竹根宮在田地村東,因土竹根村的山形似竹根,宮處在村邊,故名土竹根宮,嵋嶼村遊牧到此之後建村。為西鄉一帶常見的前戲台後主廳結構,後廳供奉著土主。

土竹土主宮

村裡的老人告訴記者,原先因土竹根村有自己戲班子(嵋嶼四平戲),宮裡常年都縈繞著戲班子的古韻雅音。白駒過隙,歲月無情,戲台因年久失修目前只剩下藻井,現在人們只能從宮中那斑駁的柱子和牆壁上的遺跡回憶當年歡歌醉舞的情景、回味往昔餘音繞樑的美好。我們透過橫樑上「風調雨順 國泰民安」紅字,可以想到當時的人們是懷著怎樣美好的願景建起這座宮。
另一座目前保護情況良好且保存較為完整的古建築——魁源境宮已然成為田地村歷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至今民間還有流傳「嵋嶼古老人,田地古老寺」的民諺(嵋嶼村是洋中鎮另外一個村,與田地村隔著一座山,建村已有1300多年,是洋中鎮建村最早的一個遊牧民族村)。相傳,魁源境宮原為古寺院,建於唐朝,後廢。

瞭望樓

建築為前戲台後主廳結構,戲台上有藻井,宮主廳還有須彌座遺址,刻有各種精美的花朵圖樣與祥雲紋路、雕刻記錄「余六府」、「余七府」、「余九府」、「朱一娘」等人名的文字碑上,字跡依舊清晰可辨。
宮室中有數根保存完好的覆盆蓮花石柱礎與一般石柱和木柱的架接式的柱子,彷彿可以透過這些細節想見當年的工匠是如何耐心細緻地完成這座建築的修建。
據村裡的老人說,黃道安(明永樂年間,五品官員)在此修煉得道,成為村民的保護神,至今主殿還有一尊塑像,每當逢年過節都有村民進香朝拜。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魁源境宮在此默默見證時移世易,進香朝拜的人不斷變換,唯一不變的是人們堅定的精神信仰及美好祝願。

回首 宗祠民居代相傳
田地村全村136戶,780人,其中,有700人姓李,系福建觀察使李誨派六世祖詡其子孫一派,自宋初遷於邑之三七都柿莊,遂改柿莊為桃園蓋,傳六七世,後代蕃昌,又分上宅、下宅、岑頭、蒼頭四房,下宅房之祖嚴公其曾孫公達復南宋淳熙七年遷徒於寧邑之西鄉田地拓土開荒建村立祠,至今有836年歷史。

李德興故居

李氏祠坐南朝北,正對棋盤頂亦名「棋峰頂」,奇峰突兀,如入雲端。峰頂建有棋盤觀,亦名棋盤寺,取名「敬惜堂」,傳為國子先生周斌(建文帝老師)讀書處。2012年,李氏祠被列入蕉城區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不可移動文物名錄。
村中唯一一座坐西朝東的民居建築為土木結構,因古時居住17戶人家,故名十七扇房。房內無柱礎,主廳後無牆體,易於通風,采光,接地氣。
據村中老者說,田地村村古建築群均為贛州老師傅建造。十七扇房出了李昌秀、李昌庭、李大同、李大彭、李大語等多位教書先生和兩位正八品官員,特別是李大語先生精通八卦、風水學,善於用農村中草藥給村民治病,擅長婦科、兒科、眼科,至今還流傳有治療紅眼病的秘方,過力草秘方(治療積勞成疾、體力衰退等),自古此處有製作豆腐,如今還留有豆腐房遺址。

李德興故居

記者最後一個探訪的古民居是李德興故居。李德興早年參加紅軍,1957年10月到1959年2月,曾任寧德縣縣長,後任閩江水電工程局紀委副書記。
李德興故居為土木磚瓦結構建築群,坐南朝北,古民居群始建於清光緒二十年,是由三座相通的古民居組成,建築庭院錯落有致,瓦屋鱗次櫛比。三座古民居外觀形制基本一致,均為懸山頂二進制木構建築。主體建築一進面闊四間,進深兩間,大廳走廊外各細節處均有裝飾,工藝較為精細。
田地村古民居最大的結構特點在於三厝合一,結構的嚴密性與設計的巧妙性使得該古民居曾在防火防盜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古民居群反應了中國傳統村落禮制建築和傳統文化的完整性,具有較高的歷史價值與文化價值。
正廳走廊前植二柱,柱的間距與台階通寬。正廳至中堂兩側廂房以及天井有二級跌落。柱基石用精雕的花鳥圖案的花崗岩石板材砌築。大廳、天井的地面為「三合土」(糯米、白灰、細沙與紙筋等摻和在一起)拍打搗築而成,堅固異常,雖經過百多年的風雨洗禮,上面的精美圖案仍然清晰可見。
屋內,從「姜太公釣魚」「武吉挑柴」「狀元遊街」「舜帝耕田」到「福祿壽喜」等歷史故事和民間傳說為題,且情節層出不窮,所雕圖案大小不同,姿勢靈活,形態逼真,活靈活現,令人拍案叫絕。可見當時工匠技藝之精湛。(池聖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