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7 月 27th, 2021

導論 書寫與我 不默生

學習書寫,始於1960年代末葉,那年,我才初中二年級。
沒有任何人的指導,孤獨泅泳在一片綠色方格的文字大海。不為甚麼,只為一種樂趣,還有,發洩對於個人渾沌身世的鬱悶。不過,那時的書寫全然隱藏在曲折的文意之中,難被發現心海波浪,縱使被發現了,也不會激起多少浪花。
當書寫演變成一種習慣,要改掉此一令人著迷的習慣已經不可能,就讓它繼續存在吧!雖然,如同吸食嗎啡一般成了癮,還是無怨無悔的繼續下去。
年少時候的書寫除了興趣,多少對人事間有許多的不滿與憤懣,藉由文字的抒發宣洩,讓叛逆的心情得到平衡。而,中、老年之後的書寫呢?寄託,恐怕佔據了泰半因素。其中,或許也有些許的恐懼與不安吧!
恐懼歲月不饒人;恐懼在逐漸老去之後何去何從;恐懼成為年輕後輩的負擔。不安的是自己還沒能經過書寫,為親身經歷的社會忠實紀錄所見所聞。
對於書寫的迷戀,開始時維持在如情人般的親密狀態,然後,一如平常生活那般自然,而,不斷振筆急書的結果,留存下來的就不僅僅只是個人的記憶。
如果書寫只是為了個人情緒的發洩,可能也只是短暫而間歇的,當書寫成為一種責任或義務時,書寫的價值就不再只是小我的滿足,而是為歷史作忠實的紀錄,以便對後人有個圓滿的交代,那是一種使命;也是文字工作者的責任。
文學的書寫不僅僅只是藝術美學的創作,文字透過寫者心靈修養的焠鍊,昇華成為感化人心的精神食糧,敘述者所身處的社會,應該就是文學作品的背景,細緻書寫讓後世充分明瞭歷史的文明軌跡,這時書寫就不僅僅只是紀錄而已。
選擇一個人的獨居生活以後,少年時代,為了排遣寂寞歲月,而養成的書寫習慣,現在,老來歲月,書寫雖然變成敲鍵,但卻扎扎實實,陪伴著我一個人的生活,讓我面對老人生活,在閱讀群書之餘,還能記錄下社會的點滴;與當今社會的真相。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