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2nd, 2019

社論 國際現實與權力的典範

國際兩大獨立事件、一樁種族仇恨問題,舉世關注。
加泰隆尼亞上周末舉行公投,不到半數的投票民眾中,90%支持脫離西班牙獨立。歐盟認為加泰隆尼亞無視憲法法院決議舉行的公投不合法。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容柯說,布魯塞爾只會尊重符合西班牙憲法舉行的獨立公投結果。
庫德族獨立公投,美國國務卿提勒森表示,美國「不承認」伊拉克庫德族「單方面的獨立公投」,他說:「這次投票和結果欠缺合法性,我們持續支持統一、聯邦政府、民主和繁榮的伊拉克。」
歐盟主要成員國法國、比利時、義大利都不支持加泰隆尼獨立,因為他們本身也面臨領土分裂問題;大英國協更心有戚戚焉,蘇格蘭早有去意,北愛問題則是長期歷史恩怨。泰隆尼獨立一旦成功,會在歐洲產生擴散效應,歐盟及英國自不樂見。
庫德族驍勇善戰,曾幫美國對付IS,殺得這幫美國心腹大患抱頭鼠竄。但該族要獨立公投,美國卻帶頭反對,原因無他,違反美國現實利益。現世寫實的「狡兔死走狗烹」。
國際現實一向大國說了算。兩件舉世矚目的獨立事件,更道盡國際現實。
緬甸跟洛興雅的仇怨深重。對於洛興雅族的「種族清洗」血腥屠殺,聯合國也只能嚴詞譴責。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緬甸實質領導人、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也受到很多的責難。
翁山蘇姬的崛起充滿傳奇和意外。
傳奇與意外/一九八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居住英國牛津的翁山蘇姬,突然接到母親病危的電話即匆匆束裝返國。三個月後的七月二十三日,獨裁治政達廿六年的尼溫將軍宣佈辭職,強人終於走了,長久活在專制的政治環境裡,緬甸人民終於獲得自的喜悅成了一陣狂潮;翁山蘇姬因緣際會被這波狂潮推上了歷史的頂峰。
她的成長過程幾乎都在崎嶇顛簸的路途行走。一九八八年八月,緬甸自由的狂熱解放出被抑壓了將近卅年的期盼,同時也催生出狂暴的激情與殘酷的壓制。九月軍人再次政變成功,以血腥的手段又把緬甸帶回專制的世代,雖然翌年五月舉行大選,翁山蘇姬領導的「國家民主聯盟」脫穎而出,在四八五席中獲得三九二席超過八成,但軍方拒絕接受選舉結果,且開始大舉鎮壓,翁山憤而出面戮力鼓吹民主,譴責軍人執政的暴虐致遭逮捕軟禁(一九八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九五年七月十日),六年後始重獲自由。
然而軍人執政團的憲法特別製訂「翁山蘇姬條款」──凡嫁與外國人者不得擔任高等公職。即便如此,她並不氣餒堅持著道德勇氣與軍人執政團周旋,最後於九一年據此榮獲諾貝爾和平獎。
翁山蘇姬一貫遵循:沒有寬恕就不可能有將來的名言治理國政。她的這項理念足供當今為政者深深惕厲。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