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0 月 20th, 2019

導論 故鄉的夜 不默生

「長在他鄉為異客;日久他鄉為故鄉」,這正是我的心靈寫照,每每,當人問起的的家鄉在何處;或者說我來自何處?往往,我都要停頓半晌,然後「吱吱ㄨㄨ」才能把話說清楚,我的故鄉在哪裡!
在都市裡的夜,是那麼燦爛輝煌,每當站在盞盞霓虹燈下,我的眼睛就要迷失在那,虛幻飄渺的情色故事中不可自拔。然後,我的心便會立即想到我那永遠樸素的故鄉。以及故鄉的夜。
故鄉的夜永遠是那樣寧靜,四十年前離開故鄉隻身前往多雨的港口──基隆,之後的每次返鄉總因歲月的遞嬗而心情大有不同。
故鄉的夜總是那樣樸實無華,都市四十年的虛華生活,總比不上故鄉寧靜夜晚為我帶來的心靈安頓。故鄉,永遠是我逃避塵世煩囂吵擾的所在。
故鄉的夜猶如母親溫婉的關懷眼神,我感染到了故鄉寧謐夜晚的祥和,身心靈合而為一的時刻,會是我生命昇華的動力。
故鄉的夜發出恆常的光芒,沒有都城的幻影;沒有泯滅人性的爾虞我詐,儘管,世事多變,在我心深處,故鄉寧靜的夜晚,從來就是我尋尋覓覓的避風港!
故鄉的夜讓我思念起我那墓木已拱作古二十餘載的阿公,他那無齒口中發出的嘖嘖聲響,一直是我在異鄉懷念的樂音,無數個在故鄉夜空下,我仰望星空,卻不見阿公那老掉牙的臉容對我微笑,我因而經常杜撰阿公在另個世界的快樂生活。於是,我心安的擁著阿公的嘖嘖樂音入夢,哪怕醒來總是一片空茫!
故鄉的夜為何如此吸引我?小時候,在故鄉家門口的曬穀場上,每到夏天的夜晚,呷飽晚頓,當晚風習習吹來之際,阿公便吩咐我拿出兩張一大一小的板凳;大的給阿公,小的自然是我的。阿公自己則拿了一把蒲扇,一面趕蚊子;一面扇風,我此時,會自動上前替裸著上身的阿公抓癢。
故鄉的夜仍是恁般靜謐,仍是那樣安詳,我投入伊的懷抱,一如小時候暱藏在母親懷抱那樣溫馨。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