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9 月 22nd, 2021

导论 故乡的夜 不默生

「长在他乡为异客;日久他乡为故乡」,这正是我的心灵写照,每每,当人问起的的家乡在何处;或者说我来自何处?往往,我都要停顿半晌,然后「吱吱ㄨㄨ」才能把话说清楚,我的故乡在哪里!
在都市里的夜,是那么灿烂辉煌,每当站在盏盏霓虹灯下,我的眼睛就要迷失在那,虚幻飘渺的情色故事中不可自拔。然后,我的心便会立即想到我那永远朴素的故乡。以及故乡的夜。
故乡的夜永远是那样宁静,四十年前离开故乡只身前往多雨的港口──基隆,之后的每次返乡总因岁月的递嬗而心情大有不同。
故乡的夜总是那样朴实无华,都市四十年的虚华生活,总比不上故乡宁静夜晚为我带来的心灵安顿。故乡,永远是我逃避尘世烦嚣吵扰的所在。
故乡的夜犹如母亲温婉的关怀眼神,我感染到了故乡宁谧夜晚的祥和,身心灵合而为一的时刻,会是我生命升华的动力。
故乡的夜发出恒常的光芒,没有都城的幻影;没有泯灭人性的尔虞我诈,尽管,世事多变,在我心深处,故乡宁静的夜晚,从来就是我寻寻觅觅的避风港!
故乡的夜让我思念起我那墓木已拱作古二十余载的阿公,他那无齿口中发出的啧啧声响,一直是我在异乡怀念的乐音,无数个在故乡夜空下,我仰望星空,却不见阿公那老掉牙的脸容对我微笑,我因而经常杜撰阿公在另个世界的快乐生活。于是,我心安的拥著阿公的啧啧乐音入梦,哪怕醒来总是一片空茫!
故乡的夜为何如此吸引我?小时候,在故乡家门口的晒谷场上,每到夏天的夜晚,呷饱晚顿,当晚风习习吹来之际,阿公便吩咐我拿出两张一大一小的板凳;大的给阿公,小的自然是我的。阿公自己则拿了一把蒲扇,一面赶蚊子;一面扇风,我此时,会自动上前替裸著上身的阿公抓痒。
故乡的夜仍是恁般静谧,仍是那样安详,我投入伊的怀抱,一如小时候暱藏在母亲怀抱那样温馨。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