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8 月 20th, 2019

【蕉城專刊】攬來日月同輝映 水漈村中看歷史 ——探訪傳統古村落八都水漈村

往事越千年。
尋一處青山綠水的地方,來一段靜心之旅。
在蕉城區東北部,有個八都鎮。往八都鎮西南方向行至1.8 公里,有個水漈村。同中國廣裹大地上的許多美麗動人的傳統村落一樣,這所村落,也有著久遠的歷史、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和具有中國特色的文化氛圍。走進水漈,讓她為你揭開層層面紗,一幅幅畫卷在你眼前鋪展開來。
循 千年之特色
佇立在古道口,大大小小的石子在眼前鋪開,這些表面光滑的石子,歷經千百餘年的雨水侵蝕,依舊躺在這裡,無聲地向過往遊人「訴說」著光陰的故事。
沿著石子小路一路向前,古樸的建築群躍入眼簾,遠離城市的喧囂,令人身心格外放鬆。放眼望去,水漈村落整體風貌呈一片圓形,佈局巧妙,錯落有致,氣勢恢宏,保存完好。

居民建築群

走近一看,古民居多以青磚、黛瓦為主,因而形成了質樸、淡雅的風格。屋頂蓋著的黛瓦,外牆砌著的青磚,高高低低的屋簷,恢弘精緻的馬頭牆,形成了眼前這具有形體節奏的建築群體風貌。
走進一棟廳屋,猶如走進一本家譜,走進一本地方志,多少榮耀鏤刻在龍鳳麒麟、花卉果蔬、魚躍龍門等吉祥圖案之中,多少富貴鑲嵌在門窗扇格的木雕之中。牆上的山花紋樣,為建築增添了一份高雅別緻的情趣。屋脊的曲線也恰到好處地使得整棟建築顯得十分典雅而靈秀。
除此之外,廳堂的梁檁桁柱,也頗有血性地暴露在空氣中,任憑風雨吹拂。據老一輩介紹,這樣柱子反而不易滋生白蟻,房屋會更加牢固。
出了大門,再往前行,在位於下尾路 15 號的黃氏祖廳前的空坪處,屹立著7 對、28 片的旗桿石群。問了村民才知道,這些旗桿石群於光緒元年至六年立,其中前置2對8片,後置5對20片,每桿高1.45米,厚0.11米,寬0.37米,由花崗石或輝綠岩打製。也是這些旗桿石群,為當地古代民間石刻藝術的研究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
眼前的黃氏祖廳,則創建於明初年,其頗具規模,有前後二進,前進七柱,後進六扇九柱十六間,並兩廊兩廡共二十四間。嘉靖辛酉年(1561)毀於倭寇,清順治年重建為一大進六扇十一柱四大間,門頭一廳二間。順治丁酉年(1657)再次焚於海匪,清康熙年間再興土木復建六扇七柱四大間,並與乾隆癸丑年(1793)重修。
任憑他人焚燬、重建、修繕,這裡的一切,彷彿全然不動聲色,靜寂地存在於它的位置,這是它靜謐的時空和世界。

黃氏祖廳

寄 千年之情懷  
漫步在水漈田園,此刻,但見青山碧水中,良田美池畔牧童竹笛橫吹,男女老幼,安然相處,把笑言歡。唐代詩人王維作有一詩:「初因避地去人間,及至成仙遂不還。峽裡誰知有人事,世中遙望空雲山。」這首詩,用來形容水漈之美,再貼切不過了。
不遠處的溪水,清澈且成迭瀑式地流淌,就像水漈古村跳動的經脈。許是因為村落地處霍童溪北岸,地理條件十分優越。據史料記載,數百年來,水漈一直為寧德周邊數縣的茶葉、青澱、木竹、山海貨物等物資的主要集散地,各地商人的湧入讓店戶生意興隆、燈火不熄。
也正是因為有了水,因而就有了橋。水漈的古橋由石頭堆砌而成,橫亙河上。雖河已枯竭,但石橋仍猶如水墨畫中的粗線條將兩岸的美景緊緊相連。
「推窗見河、開門走橋」,這不僅是一種常態的生活,也是一種固有的文化。飽經滄桑的古橋,籐蘿纏繞,意蘊幽深,與周邊青磚黛瓦遙相呼應,一脈相承。
水漈的古井也是形態各異。一口口被歷史和生活打磨得光滑透亮的井台,被繩索勒磨出道道痕跡的井圈,遍佈在水漈小巷與老屋的角落。
它們靜默地凝視著世事的更迭,記錄著時代的變遷,並用永不枯竭的甘泉,養育著水漈一代代人的生命,恩澤著每家人的生活,見證著人們的生老病死和喜怒哀樂。
而村裡製造的水渠,更是水漈居民智慧的結晶。站在遠處,一副 「明渠粼粼門前過,暗圳潺潺堂下流」「浣溪未妨溪路遠,家家門前有清泉」的畫卷油然而生。
走進水漈,猶如推開了一扇厚重的歷史之門,站在門口,在水的流聲中,人們悄悄地觸摸著這裡的風雨千年。

八仙街路 7 號

舉 千年之信仰  
水漈人身居群山之中,敬祖畏天成了根植於村民內心的信仰。而水漈人的信仰也是多元化的。正月中旬祭祖供神,在水漈有句順口溜:「十一排演、十二做福、十三分(山冥)頭、十四游細頭、十五游奶娘、十六游三眼帝、十七游大聖王」。
這些也是村裡規模最大,時間最長,參與人數最多的活動。據村裡老人介紹,游神時,線路從祖廳出發,經洗前、馬厝坪、中阪,轉向上橋頭尾,而後從堂門嘴返回,隊伍浩浩蕩蕩。
除了抬神像,拿器具,舉火把,樂隊吹奏和維持秩序的人員外,還有村民自備綵燈,自帶樂器的,更有人徒手隨行,別提是怎樣一番熱鬧景象了。
在眾多神靈中,孫悟空在水漈算得上首屈一指的「大神」了。
他生性聰明、活潑、勇敢、忠誠,嫉惡如仇、敢於反抗,熱愛自由,除惡務盡,充滿鬥爭精神的品質,吸引著水漈人,而在中國文化中,他也已然成為機智與勇敢的化身。
於是,水漈村把齊天大聖聖誕確定為農曆八月十五,當天村民除了祭祀活動,還會將大聖廟中供奉的齊天大聖夜間抬出,在村落內街巷游神,家家戶戶在家門口擺上果點迎請大聖,並接回香火。
你不得不尊重這樣的文化,縱使現在面臨科學大背景的衝擊,那份小小的文化信仰,仍能折射出歷史的縮影。
水漈的美和精神在於它千年來健康的體魄。雖然水漈村已安然無恙地歷經了千年風雨,得以如此完整地保存下來,成為封建社會留給今人的「活化石」,但風雨的剝蝕畢竟是無形的,先人留下的財富隨著歲月逐漸流失,揮不去的驕傲一樣要面臨著殘酷的現實。這現實驅使人們去保護和珍惜水漈村。當我們在翻閱水漈悠遠的歷史時,同樣需要一份與日月相輝的希望寫給明天。(記者 黃璐)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