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7th, 2019

社論 國民黨輸怕了 處處以民進黨為師

國民黨推出青年參政條款,爭取新血投入2018六都直轄市議會選戰,搶攻青年選票,規畫黨內初選,將對第一次參選35歲以下新人給予民調加權「十加十五」,即原本第一次參選可加百分之十,若是35歲以下,再加權百分之十五;但此提議已遭中壯派反彈,黨中央說六都市議員部分要配合市長提名做整體考量,才會定出提名辦法後送中常會討論。
上屆選舉,國民黨在六都市議員部分已有青年保障條款,規定六都至少要提名三席四十歲以下的參選人,但沒有初選民調加權設計,且「青年」認定是四十歲以下,此次下修為「三十五歲以下」,顯然是比照民進黨規定辦理。
另該黨中央也有意「民規國隨」,抄襲民進黨排除政二代適用青年條款,此案也引發廣大爭議。黨內有人說吳敦義簡直是「民進黨2.0」,意識型態以本土化遮掩其獨台意志,以致他擔任國民黨主席後,國共互動大幅質變,大陸洞悉其獨台傾向,甚至嚴防他成為李登輝二世,對他審慎觀察嚴加防範,影響所及,大陸也將九二共識國民黨自行加在其後的「一中各表」拿掉,一勞永逸只堅稱一中原則,以免吳敦義藉「各表」之殼跟蔡英文暗通款曲,遂行獨台之實。
如今國民黨的青年參政條款,也跟在民進黨之後亦步亦趨,將年齡降至35歲以下,也大幅排除政二代參政機會。此舉表面看來是國民黨一大革新,不過該黨已淪落為蕞爾小黨,虛弱的體質如果還進行大換血工程,恐怕尚未上陣,已經體力不支先掛點。正如中生代的反彈質疑,此舉形同將長年為黨付出的中生代「全部趕進歷史」。
黨內反對「十加十五」青年加權設計者認為,明年的六都市議員選舉,應是求席次及選票的極大化,戰略上就要「把餅做大」,但若吸引來的青年不能開彊拓土,會演變成「現任與新人爭、新人與青年搶」,最後若新人在初選勝出卻贏不了選戰,國民黨反大量淪失席次。
從吳敦義處處跟在民進黨屁股後面邯鄲學步,顯見吳敦義不僅對重建國民黨毫無鬥志及信心,民進黨在2014年發動太陽花革命,讓怯懦無能的馬政府張惶失措,一舉大失民心,更讓蔡英文的青年天然獨假象幻以為真。當時冷眼旁觀的吳敦義顯然心有戚戚焉,認為國民黨的年輕化須以民進黨為師,渾然未判兩黨本質上的差異,更高估天然獨的幻象。
國民黨對青年接班長期沒有規畫,吳敦義又企圖將青年參選的門檻突然降到三十五歲,不僅揠苗助長,也必然折損長期在地方深耕經營,有專業又有戰鬥力的中生代戰力,結局必然兩頭空。民進黨看在眼裡,除了暗爽在心,也將對吳敦義的東施效顰大感「吾道不孤」。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