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4 月 14th, 2021

导论 城市逗留 不默生

曾经,有一段很长的时间离开高雄,只身回到故乡养病,那时心中惦记着高雄--我生命中的第二故乡。那时候生怕由于健康关系,会从此与高雄隔绝,有幸身体康复后又回到高雄,回到高雄在我生命当中是一大喜事。
回到港都一切仍是那样熟悉,井然有序的街道,由「一」到「十」的命名,是全台城市街道名字的独特风格,也因为这样省去很多寻路者的麻烦,来到港都的旅客只要记住路名的排序,很容易便能找著目的地,这是前人的智慧结晶!
喜欢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沉思冥想,三十年以前这个城市仍是丑小鸭一只,我们曾经在爱河边的咖啡馆喝咖啡谈诗、论艺术,那个年代已然久远;但,记忆犹新,那时候的同伴,泰半都还健在,却也有一两人已然辞世,那是令人伤感的憾恨;也是文坛的损失,造成家庭的悲剧是理所当然!那些结果都非我们意愿。
来到这个城市的初时阶段,总是不断让我们兴起想家的念头,虽至后来在此成家乃至有了传承香火的后代,仍然期望有天能够回乡定居,事与愿违的结果,终于使得我们不得不将这异乡变做故乡,而,故乡却也早已变原乡,在台湾,这个美丽芬芳的宝岛,天涯也不过是咫呎,也就不能再分何处是乡关,台湾,就是我们大家的故乡!
总是希望能借由文字书写,写尽城市的一切,总是不能如愿于万一,只因有太多故事等待挖掘,有太多感动长留青史,想要刻记一足迹、一履痕,并非轻薄短小的书写所能竟其功,想望着哪一天能够紧紧抓住这个城市的神韵,介绍给后人知道,文学写作不就是「纪录社会历史与变迁」那回事。
当时仍在高雄就职的女儿知道我回来,高兴之余的第一句话便是:「老爸!您能不能不要再走?」这个问号打击得我「晴天霹雳」,我非天生爱流浪,也希望能够时常在这个城市逗留,只因这儿有太多我年轻的记忆,以及曾经和三五好友许下的梦想,那些梦想来不及一一实现,我们却已垂垂老矣!能不悲叹时光之无情与岁月之易逝!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