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5 月 14th, 2021

社論 慶富案銀行踩地雷 綠營抹黑馬英九?

金管會已經公布共有十七家銀行踩到慶富集團的地雷,合計債權高達兩百五十億,包括獵雷艦、海科館兩大聯貸案、自貸案,其中兩百廿二億沒有十足擔保,一旦獵雷艦無法續建、慶富也無力還債,銀行團恐怕至少就要損失兩百廿多億。為了把獵雷艦打成前朝的弊案,慶富公司寫給前總統馬英九的一封陳情信,竟成為馬英九介入的證據。其實,馬英九真要關說或有勾結,怎會留下白紙黑字的證據?獵雷艦是否涉弊舉國關切,並希望早日查個水落石出,但憑一封陳情信就說馬英九有問題,應該是惡意的政治操作。馬辦發言人徐巧芯說,馬和慶富案毫無關聯,相關傳聞若有具體事證,歡迎向檢調檢舉,否則不應以訛傳訛,抹黑馬英九。
這個案件是繼復興航空清算、全體銀行提列近百億呆帳後的最大地雷案件。財政部國庫署長阮清華在立院備詢時說,慶陽案監察院已展開調查,財政部也在積極了解,土銀在履約管理上確有疏失應該檢討。慶富放款案已被銀行列為不正常放款,依規定各銀行必須在年底前對慶富放款金額至少提列兩趴到十趴的呆帳準備金,勢必吃掉獲利,恐怕會拖累全體銀行今年的獲利表現。
但是,金管會強調這兩百五十億的債權中,有擔保品只有一成一,大約廿八億,剩下八成九、也就是兩百廿二億雖非十足擔保,但有信用增強措施,如徵提保證人,並非全部都會損失。據官員解釋說,慶富的貸款多屬於專案融資,銀行評估專案融資時不是看擔保品價值,而是預期未來會有多少現金流,這也是銀行沒有要求慶富提供擔保品的主因。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到立法院財委會備詢,藍綠立委繼續猛打慶富案,立委黃國昌說,土地銀行承辦慶陽(慶富子公司)海科館九點五億聯貸案時,因土銀縱容,讓慶陽不斷從貸款專戶中搬錢償還關係人借貸,海科館曾出示公文指陳慶陽違法,但土銀都當沒看到。
顧立雄還說,土銀最重大的疏失,是慶陽在聯貸案期間,把大約八千萬從專戶中轉出給利害關係人,金管會已要求土銀必須查明實質受益人和慶陽是否有利害關係人身分,並要求匯回資金。顧說,土銀的三大作業疏失,包括依規定,慶陽從專戶轉出資金超過三百萬,必須事前取得海科館同意,但慶陽事後才取得;其次、未依規定每三個月交查核報告;還有就是未依工程進度撥款,超前撥貸兩三千萬。土銀高層坦言未對此聯貸案每三個月做定期查核,確有作業疏失,但在宣布違約前已發函慶陽補正。
不管是馬英九或蔡英文主政,總統府一年收到成千上萬的陳情信,都會轉給相關部會,馬英九時的總統府把陳情信轉給行政部門,只是例行作業,怎成為關說介入或主導?慶富如果跟馬英九或周遭關係密切,還需要寫陳情信?一通電話或是一場官邸密會就能解決,何苦搞到要寫陳情信來昭告天下?若是慶富寫給馬英九的陳情信,就可讓人入罪,那麼慶富今年五月、七月、九月三度向總統府遞交陳情書,希望蔡政府協助慶富渡過難關,蔡政府也把這些陳情信依程序轉給相關部會。
若是馬政府把陳情信轉給相關部會就是包庇,那蔡政府把陳情信轉給相關部會,當然就是施壓,而且還施壓三次,部會受到蔡政府接連施壓三次,試問誰還敢碰獵雷艦?還有就是馬英九卸任後並沒帶走公文,資料都留在總統府內,陳情信的內容、函覆部會時間流出,合理懷疑是蔡政府的人放出這個消息。放消息的人僅憑一封陳情信,就算是馬介入,認為馬英九有問題。因此,慶富的陳情信曝光,應是有心人的惡意操作,這不是在查弊,是在搞政治鬥爭。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