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6 月 29th, 2022

猎雷丑闻启动「猎马」专案?

猎雷丑闻调查启动后,行政院2日公布调查报告,指庆富诈贷近50亿元,一银及国防部各有五缺失,初期处分撤换一银董座蔡庆年,主持调查案的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说将持续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另调查报告指出,总统府曾于2015年9月1日发函给行政院秘书长简太郎,检附庆富给时任总统马英九的陈情信,施俊吉也指示调查简太郎涉案程度;看来猎雷丑闻很可能成为演变为「猎马」大行动。
在此同时,金管会主委顾立雄和立委黄国昌在询答间,证实马英九曾在2015年9月传给行政院密件,帮庆富负责人陈庆男交代处理联贷案,但他又说,「两个文都列密件,2025才能解密」。
从顾立雄和黄国昌的双簧,以及施俊吉严词表示追究简太郎在庆富案中的角色,看来一套「猎马」计画已经风雷隐动。施俊吉追杀简太郎,很可能演变成北市巨蛋起诉案的「李述德2.0」,李述德案已经隐隐牵动对马英九的追查,未来简太郎一旦也罗织入罪,则已「证实」的马英九密件也将成为马英九涉入丑闻的关键。
蓝营对巨蛋案李述德入罪部分大为忧心,指检方认为李述德不收取营运权利金图利远雄,高雄小巨蛋当初同样也不收权利金,北市有罪高雄无事,显然双重标准。但民进党完全执政后,只有一套标准,即「顺昌逆亡」,蓝营纵使检具一百种标准喊冤,亦属枉然。
猎雷案马英九授人以柄之处更多:一、庆富标案是在他当政时期,庆富标案一路疑窦丛丛,马英九难逃干系;二、一银等银行团联贷案发生在2016年2月,虽已完成政党轮替大选,确定蔡英文统治权,但仍属马英九任内;三、陈情「密件」掌握在灭蓝急先锋顾立雄手里,如何「解密」,攸关马英九生死存亡。
种种迹象显示庆富联贷案将引发一场政治追杀风暴;但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强调「没有政治追杀」。徐国勇的说法其实和当初马英九政府法办陈水扁的说法一模一样,都说没有政治追杀,只有「依法侦办」。目前猎雷案阁揆赖清德已指示侦办无上限,未来「依法」追究到马英九身上,应无意外。
不过猎雷案是当今统治者蔡英文国舰、机国造的重要政策之一, 庆富在上月中就传出发不出薪水,当时债权银行表示,联贷银行团已在9月初开会,讨论债务协商计画,希望10月底前,银行团对此案能够达成一致态度:当时媒体报导,政府高层已要求银行团对联贷案设立专户,针对庆富动拨款项,希望社会大众对政府有信心,让造舰案继续走下去,最终获得正面发展。但不到半个月案情急转直下,演变成国舰国造大丑闻。
从事件发展,国舰国造政策滥觞于扁政府时期,与庆富老板陈某交情莫逆、出游同床而眠的陈水扁,放行标案的马英九,以及最后关头仍不轻言放弃救庆富的蔡英文,三名前后政权统治者都与猎雷丑闻难逃干系。这才是这桩丑闻可能发展出「猎马专案」最耐人寻味之处。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