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3 月 4th, 2021

【青年公社】台籍律師在大陸 就業+創業不是「夢」

→全版預覽

今年9月,司法部發佈了關於修改《取得國家法律職業資格的台灣居民在大陸從事律師職業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的決定,進一步擴大了取得大陸法律職業資格並獲得大陸律師執業證書的台灣居民,在大陸從事涉及台灣居民、法人的民事訴訟代理業務範圍。
新修訂《管理辦法》明確,自2017年11月1日起,符合規定的台籍律師在大陸執業範圍將拓寬至五大類237種民事案件。這將進一步擴大台籍律師在大陸的發展空間,促進兩岸法律界人士交流與合作。

近百名台胞已獲准在大陸從事律師職業
自1987年兩岸打破隔絕狀態,正式開啟交流交往以來,隨著兩岸經貿合作不斷深化、人員往來愈加頻繁,兩岸民眾對法律服務需求不斷上升。台灣居民報名參加司法考試,在大陸取得法律執業資格,已經成為很多台灣居民和法律界人士的迫切願望。
因應兩岸經濟社會發展需求,2008年,大陸正式對台灣居民開放國家司法考試。同期頒布了《取得國家法律職業資格的台灣居民在大陸從事律師執業管理辦法》,明確自2009年1月1日起,台灣居民獲准在大陸律師事務所執業,可以擔任法律顧問、代理、咨詢、代書等方式從事大陸非訴訟法律事務,也可以擔任訴訟代理人的方式從事涉台婚姻、繼承的訴訟法律事務。
2010年,司法部又確定允許台灣報考人員在台北市提交相關材料,報名考試,進一步便利和服務台灣居民報名參加國家司法考試,減少台灣報考人員報考往返次數和費用。
據司法部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截至2015年,共有4295名台灣居民報名,293人通過考試取得法律職業資格,其中有近百名台胞已獲准在大陸從事律師職業。據悉,通過司法考試的台灣居民主要為律師、法律學生和來自台灣地區法院的人員。

2010年6月18日,於漳州,第二屆海峽論壇之兩岸律師實務論壇在漳州開幕

執業範圍拓寬至五大類237種民事案件
為鼓勵兩岸法律界人士交流與合作,新修訂的《管理辦法》明確,在原有基礎上,新增涉台合同糾紛,知識產權糾紛,與公司、證券、保險、票據等有關的民事訴訟以及與上述案件相關的適用特殊程序案件,開放範圍將拓寬至五大類237種民事案件。
此前,台灣居民在大陸律師事務所實習時,以辦理非訴訟法律事務及代理婚姻、繼承案件的訓練為主。此後,也將新增有關的涉台民事案件訓練。
這次《管理辦法》的修訂,進一步擴大台籍律師在大陸的發展空間,也為更多台灣青年到大陸求學、就業提供更多選擇。

法律服務地域範圍擴大至五省市
2010年9月,司法部發佈通知,允許台灣地區律師事務所在福州、廈門設立代表機構,為兩岸居民法務需求提供便利。2014年7月,國務院頒布《國務院關於取消和調整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等事項的決定》,將台籍律師事務所駐大陸代表機構派駐代表執業許可下放至省級政府司法行政主管部門。鑒於此,台灣居民通過司法考試後辦理行政手續無須每次前往北京,辦理手續更加便利。為推進兩岸法律界交流合作、密切兩岸人員往,今年7月,司法部決定進一步擴大法律服務對台開放。
司法部明確,台灣律師事務所在大陸設立代表處的地域範圍由目前開放的福建省福州市、廈門市擴大到福建全省、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和廣東省。已在大陸設立代表機構滿3年的台灣律師事務所,其代表機構所在的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福建省、廣東省可以與大陸律師事務所聯營。
同時,已開放的5個省市的律師事務所可以聘用台灣執業律師擔任律師事務所法律顧問,提供台灣地區法律咨詢服務。
司法部律師公證工作指導司司長杜春曾表示,經過多年的探索和努力,兩岸律師界交流合作已經從「務虛」層面逐步轉向「務實」層面:從早前側重接觸瞭解、信息交換發展到近年來側重業務往來,加強合作;從律師個人小範圍的交往交流,發展到兩岸律師協會、律師事務所和律師之間全方位的交流與合作。
30年來,兩岸關係發展經歷了滄桑巨變,兩岸律師界的交流與合作也隨著兩岸關係的發展砥礪前行!(中國台灣網 王亞靜)

 

今年夏天,我在貴州體驗的那些事。

貴州省,位於中國西南一隅,地形特殊,少數民族多樣化且人口占比大,又稱「多彩貴州」。氣候涼爽,冬無嚴寒,夏無酷暑,因而也有「爽爽的貴州」美稱。
除此之外,貴州也是我十八歲夏天的青春記憶。
十多天的旅程結束,當搭上回程的飛機,我坐在鄰近走道的座位,腦中的暈眩使我始終在半夢半醒間,空姐溫柔細軟之語、其他旅客交談的碎聲與貴州一幕幕的美景交纏一起,那些曾經不過是網路上或課本中的圖片漸漸變成記憶中閃過的片段,一切不過都在昭告著這場夏天之旅已成回憶。
我相信,旅行是一件令人感覺到無限美好的事情。喜歡旅行的原因有百百種,或許因為有各種方式,可以跟自己對話,或許因為我們可以逃離現實煩楚,來到一個清新的環境,使疲憊的自己放鬆享受,或許有時候旅行是一種成長的過程,我們會看到不一樣的生活方式、不一樣的文化、不一樣的飲食,一切都能讓我們的眼界更寬廣。
可以說,到了不同的城市,就有不同的想像。那麼,我對貴州最大的想像,便是少數民族。曾幾何時,那些上課教過的「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黔東南自治州」、「苗族少女」都變成了眼前看到的事實存在,那些空洞的知識,終究是需要透過實踐、踩踏,才能變成真實的存在。
旅途中,曾經去了千戶苗寨、郎德苗寨、笆沙苗寨還有肇興侗寨。當踏入苗寨、侗寨,最吸睛而且震撼的就是「吊腳樓」。除了屋頂,所有建築構成都是由大小不一的木材組件而成,而且毫無鐵釘輔助,就這樣一棟接連一棟,每一棟干欄式建築都依鄰而生,族人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而不可分。在現代科技進步之下,水泥建築搶奪了中國古老建築的存在,成為土地的霸主,然而,吊腳樓的存在仍舊屹立不搖,上古遺留下來的老智慧至今仍存。

西江千戶苗寨。
肇興侗寨的五座鼓樓其中之一。

位於貴州黎平的肇興侗寨,有著「侗鄉第一寨」美稱,並且最具特色的是佇立寨中的五座鼓樓。「鼓樓」是侗族的象徵,是集會議事、聊天日常、談情說愛、迎賓送客等等生活日常之地,也是族人集資必定興建之物。
世代更迭,這些建築的存在,代表著文化象徵,成為了族人的精神依靠,見證了歷史,承載著前人的記憶。
在千戶苗寨時,有幸大家一起體驗了苗族特色的「長桌宴」,「高山流水」更是使人一整天茫茫然似飄仙。當時才真正認知到,貴州飲食有多酸有多辣,縱使與自己口味不同,所有人還是吃得津津有味。像長桌宴這樣的傳統習俗保留至今,蘊含著苗族的好客熱情,也遺留著他們對舊有儀式的保護與愛惜,即使我們不過是一群年輕的外來觀光客,在此也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自古以來,樂器一直佔據婚喪喜慶中非常重要的一角,不論古今中外,音樂總是離不開人群。蘆笙,更是在少數民族中佔有一席之地,它伴隨著歷史,遺留了下來。

於西江千戶苗寨博物館拍攝。

在千戶苗寨,蘆笙特有的聲音響破雲霄,在苗寨的入口處,有著歡迎觀光客的表演儀式,樂音搭配著苗族少女的清脆嬌笑,還有佇立一旁的年長奶奶,她們是苗族的象徵,但卻也淪為觀光客們觀看的表演。傳統似乎被保留了下來,但其實也被利用為吸引人潮與賺取金錢的工具了。名氣之大使得人潮充滿整個苗寨,原先輕鬆純樸的色彩不再,相反地,濃厚的商業氣息壓過了當地居民的歡笑與生氣。

西江千戶苗寨入口處的人潮盛況還有當時的迎賓儀式。

我們一群人因為忍受不了商店街的市儈氣氛,因而一舉前往那些消失於吊腳樓間的小巷,即「嘎歌古道」。裏頭的空間不像大街上的繁華、寬廣,但卻寫實地透露出當地真實生活樣貌。門外垃圾和下水道使得空氣混濁難聞,時不時還能看見一些穿著少數民族服裝的婦女在清掃垃圾。

煨酒,媒體將它稱為舌尖上的中國,亦是早期苗族平民為苗後特釀的酒。
苗族自釀的甜米酒,當時連蜜蜂都一直徘徊不離。

後來,我們步行了一個多小時,恰好看見一家小茶居,原先只是好奇門口擺放著的多個大甕,但後來卻被熱情的老闆娘給招呼進門,甚至漂亮的老闆娘還讓我們品嚐了苗族特色的甜米酒跟苗後酒,一個甜而濃醇,一個嗆辣暖身,各有千秋,最後我還掏腰包買了一壺帶回家紀念著。
還記得,那天下午,微風徐徐吹過木欄杆,吹走了夏日的溼熱,帶來了當地人的溫暖民情。老闆娘說她雖也是苗族人,但卻是海南一帶搬遷過來的,在這裡安居之後,以釀酒維生,而山下商店街的店家被外來客所佔據,沒有多少當地人能夠在山下開店。所以,我們因緣際會地來到山上,遇見的那些純樸安寧的店家,才是真正的苗族居民。網路的發達與交通的便利,使得千戶苗寨的美被看見、被憧憬,吸引了人潮,帶來無限商機,卻也帶來了外來生意人的覬覦,反而賺錢賺飽飽的是山底下那些侵入的人們。
在肇興侗寨,我目睹了族人親手製作蘆笙的過程,包括竹子厚度的管控、火燒竹、調音試音,一切都是由村寨中的能手自己製作,一系列的過程,大家的表情是凝重、是神聖、是謹慎的,因為蘆笙不只是個吹奏的樂器,更是傳承、更是歷史。在這裡,相對平靜人煙稀少的環境更讓我們放鬆與享受,即使肇興被一條主要的商店街貫穿,販賣著少數民族的特色商品,但商業化的氣息比起千戶苗寨少了許多。

在鼓樓中,村民們除了聊天下棋,還有各方能手們在此製作蘆笙。

前往笆沙苗寨的那天,我將永生難忘。大雨之磅礡,雲霧之繚繞,阻礙了視線,也使得一些傳統表演不得不停止。但槍手部落的年輕槍手們,仍努力將表演呈現在我們眼前。剃頭儀式使得朋友間的兄弟情更加緊密而特殊,當然帥氣酷炫的髮型更是特色之一。笆沙雖是苗寨,但服飾特色卻明顯的與其他苗族服飾大大的不同,據說,是因為早期大量的苗族遷徙,而笆沙仍居於山中,因而將最傳統的衣著給保留下來。樹葬,更是笆沙的信仰和符號,先人的靈魂與大樹共存、與自然共生,生命在他們的眼裡,是循環不滅的,他們超越生死的信念,讓人讚嘆,讓人佩服。

當時外頭的小路都已成瀑布般的濕滑難行,我們只好現在此休憩,等待部落的表演。

猶記得有一次自由行程日,我們就在酒店外招了兩台出租車,一群人前往雷公山國家公園,當時在我們師傅還說其實連他也沒去過雷公山,還是第一次碰到客人要求的。就這樣,坐了一兩個小時的山路,暈暈眩炫地,我們終於來到目的地。
但是,入口處卻公告封山,而且已經封了一年有餘,但網路上卻不見任何消息。我們除了傻眼之外還是傻眼,當下頓時無措,經過一番討論,決定繞回原路,前往郎德。只是那筆交通費就有些難以負荷,所以我們回程決定搭公交車。不過話說回來,兩位師傅人都特別好,除了聊天熱絡外,還會時不時停車讓我們拍照賞景,甚至還摘了人家田里的幾顆黃瓜給我們吃。跟當地人的對話,有時更容易讓我們瞭解到其中的文化與民族特色,貴州人的好客與貼心,深映我心。

好心的師傅讓我們在雷公山半山腰處下車拍照。

究竟,旅行對一個人來說代表著甚麼意義呢?旅行能帶給自己甚麼不一樣的體會嗎?還是說,人們總是期待著經過一次不同的旅行,能讓自己成長嗎?
我想,其實,一趟旅程,不過很簡單,它可以是一個在短期內讓你快速消費的存在,也可以是你跟當地對話的機會,甚至是你跟自己對話的媒介。在旅途中,會遇見很多平常生活中不會遇見的人們,會看見很多平常不會見到的事件發生,會吃到不一樣的食物,會體驗到不同的生活,會經歷各種驚險的突發事件,一切的一切,會改變你,改變你對世界的想像,也改變你自己。

本文作者:不正常才能走的不一樣(青年公社會員)
該文章為「台青侃大陸」有獎徵集活動投稿。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