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7 月 3rd, 2022

【社论】双北已成国民党六都选战艰困之重

国民党2018大选已启动布局,主席吴敦义显然将六都列为重点,其中双北更视为「重中之重」,吴敦义当时做此强调,显然对拿下双北信心十足,斯时北市的柯P正值民调低潮期,新北又是国民党执政区,因此他所谓的「重」,大有拿下双北两重镇,进而图取其余沦陷版图之意;但经情势演变,柯P不仅民调回升,且后势看好,新北又陷入后继人选之争,更上纲到吴敦义朱立伦两大系统的斗争暗流;双北虽仍是「重中之重」,但此「重」已从乐观的「稳重」成为艰困的「沉重」。
台北市的沉重,从国民党在艰困选区战略将「复制柯P模式」可窥大端;既然认为「复制柯P模式」是战略一大选项,已不啻肯定柯P的战力,这已形同在北市投降一半,也难怪原本蓝营一大票有志之士跳出来想选北市,最近已经一一销声匿迹,只剩初生之犊的蒋万安还在长考之中。
新北朱立伦将任满,他培养的接班人侯友宜长期以来民调始终领先民进党诸多预想大将,包括声势如日中天的赖清德。赖清德半推半就接任阁揆后,民进党更呈「无大将」的半真空状态,最近传出柯P的副手陈景峻成为民进党首选,意在利用柯P溢出的边际效益组成双北连线,加分对抗国民党。但陈景峻若出马,将让民进党又陷入类似跟北市「柯P条款」的首鼠两端困境;因此从客观环境看,新北情势仍有利于国民党。
但最近前台北县长周锡玮在反朱系统力拱下,频频出现欲回锅参选大动作。他当初以「大局为重」,在马英九施压下礼让朱立伦参选,但退选许多言行在在显示心不甘情不愿,此次有意卷土重来,内中不乏平反怨气的意气之争;此外,朱立伦即将卸任,他的后路铺陈很可能威胁到吴敦义在党的领导地位,党内朱吴之争传闻甚嚣尘上,周锡玮复出动作中频频与吴敦义交头接耳共商大计,更动见观瞻。
只是周锡玮昔年以「大局为重」不再争取连任,何谓「大局为重」?说穿讲白,就是他若争取连任,必败无疑,事实当时的情况就是他政绩不佳,民调支持其低,国民党为了保住新北,将声势如日中天的朱立伦从副阁揆下放到新北力保选局,说来他曾是败军之将,意图东山再起,只能说其志可嘉。此举在党内又有一解读,当时朱立伦跟吴敦义并称马英九接班人,朱立伦突然下放,在接班梯队上已降了一阶,吴敦义的角色暧昧也颇受朱立伦系统质疑,双方从此种下心结。
如今周锡玮有意回锅讨公道,吴朱周之间昔年的恩怨情仇更浮上台面,但吴敦义如今已肩负国民党存亡重任,若还淌入选举恩怨浑水,国民党明年大概也不用玩了。国民党已无丝毫分裂本钱,吴敦义当更细思「大局为重」的真正意涵。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