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6 月 22nd, 2021

社論 醫爭處理應除惡務盡 廢除醫審會

衛福部表示將在月底推出醫事爭議處理法草案,12月舉行公聽會採納各界意見後,將草案送至政院,衛福部醫事司長石崇良說,「未來調處成功率可達五成以上」。這是罕見的空心大餅,也是蔡政府大官慣扯的漫天大謊。
台灣醫療爭議訴訟幾乎一面倒,都是受害患者輸,司法程序冗長,光是一審定讞平均需要三年,其中高達85%採刑事訴訟,刑事起訴率及最後定罪都不到1%;遭起訴的醫師定罪比例,百不及一。石崇良美化數字說刑事起訴率達11%,定罪率有3%,還指遭起訴的醫師定罪的高達四分之一,這是超大灌水。事實上醫師遭起訴的少之又少。不過石崇良倒是說了良心話,指醫療爭議漫長過程中,沒有情感支持機制,協助民眾走出陰霾,民眾還得另提民事訴訟,醫院內部也無除錯機制減少憾事發生,全民(實際上是受害患者)皆輸。
庸醫惡醫起訴率近於零,最主要的是在檢察官那邊就被搓掉,部分原因是地區檢察官跟轄區醫院所關係很好,有的更是共同花天酒地的麻吉兄弟,因此案子到手立刻蒸發;另外當然是跟司法的有錢判生傳統文化有關,庸醫惡醫多的是不義之財,一旦被告,立刻啟動黃牛機制或立刻建立錢通管道,雙方若一拍即合,拿足吃飽的檢察官即逕以不起訴結案。
或許司法單位會辯稱惡質檢察官畢竟屬少數;儘管如此,處理醫療紛爭的司法官卻恐龍級居多,檢察官法官縱然沒受到私交及金錢影響,但案子都以本身外行為由全丟給衛福部醫事司所成立的醫審會,這是舉世知名的醫療界近親繁殖的黑箱機構,內中藏汙納垢,因為是醫界近親繁殖,內中成員大都屬被告的師生、同窗、裙帶、共表、或是金錢來往關係相干人物,因此案件送到該會,判定醫方有責任的比率近於零。
醫審會被認定為「第三公正單位」,卻由衛福部部長擔任召集人,大官政務繁忙,根本無法理會醫審會議事,可說尸位素餐,也因此長期聽任該會惡搞胡整,成了民怨一大集散中心。所謂「公正單位」,卻一面倒向一方,已毫無公正可言,偏偏憊懶的恐龍司法諸官一概以該會意見唯命是從,難怪台灣醫療司法糾紛定罪率舉世最低。
醫病關係病患本屬弱勢一方,畢竟生命健康安全完全掌握在專業的醫療人員手中,台灣醫療水準堪稱水平之上,大部分醫療人士專業水準以及道德良心都夠,但仍有庸醫惡醫充斥,醫療糾紛也泰半因此而起,但藏汙納垢的醫審會卻成為主要仲裁機構,被害者還有生天嗎?
石崇良說醫爭法草案包含關懷溝通、調解、除錯機制三大面向,方向大致正確,但首要是除惡務盡,廢除不公不義的醫審會,否則所謂的改善機制到頭來仍是空心大餅。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