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2 月 27th, 2021

導論 宋楚瑜的象徵行? 張郎

宋楚瑜參加APEC返國,宋坦率說出個人感想,沒有為了討好台灣某些人,刻意扭曲對中國的評價,也沒有自降人格、國格以取悅中國。但宋肯定北京這次對台灣的善意,稱讚中國有大哥的樣子,同時強調兩岸有各自堅持,需要相互尊重,把基本問題處理好。此外,宋也說各國都顯露出對中國經濟的期待,很多人都談到一帶一路,都很想參加。宋說全世界都對經濟發展有興趣,所以宋呼籲台灣要和中國搞好關係,但習近平根本不領情。其實說起來,宋楚瑜只是白跑了這一趟。
宋楚瑜說,中國的經濟發展已讓大家稱羨,大家都在拼經濟,台灣要有好經濟基礎,才有實力堅持民主自由。宋說這些當然有弦外之音,那就是習近平在APEC會議強調的共享,和只談美國第一的川普有著高下之別,所以各國領袖爭相和習親近,如果台灣無視中國,只一味想從南向來做彌補,勢必得不償失,這也是宋不想在會中過度強調新南向的原因。
蔡英文執政後,台灣的國際空間更遭中國打壓,APEC已成我新方唯一可參與的國際經濟組織,無奈迴旋空間越來越小。去年在祕魯,宋楚瑜、習近平還有幾次談話,拍了不少照片,但這次限制好像就比祕魯多,不僅台灣不能拍照,宋習所謂的自然互動,也變成只有簡單的寒喧而已。習對宋表達的善意,不能代表習可以接受蔡英文,習在十九大已為兩岸對話設下前提,也就是不願和宋互動傳達錯誤的訊息,因此,兩岸若持續僵持,不能務實以對,宋怕也難再使得上力。
權力鞏固後的習近平,可能更有自信,習也就越敢對台採取較溫、開明。這是宋敢於建議台灣不要用排他性與中國發展關係的底蘊。宋說,他沒當上船長,也沒有擊沉這艘船的想法,這話對那些深藍、深綠的激動份子應有醍醐灌頂的啟發,台灣不能搞得魚死網破、玉石俱焚,藍綠再怎麼互恨或互打,都不能喪失理性。像台灣政委鄧振中行前簽證有問題,不論中共有否施壓,但跡象都顯示是越南作業的疏忽,可見台灣不太受重視。還有宋楚瑜說此行已感受到對岸的誠意,無論什麼場合,對岸都沒有說不要和台灣,中華台北發展經濟,包括我國積極參與的新南向,也都沒有這樣的說法。這些都是宋的自我安慰。像宋和安倍晉三談話時,既都沒有提到兩岸,根本也沒談到政治。說穿了,宋只是象徵性的與會罷了。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