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6 月 23rd, 2021

社論 慶富喬地蓋廠風暴 黑幕重重?

慶富喬地蓋廠錄音風暴越演越烈,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端仁下台。藍營公布錄音指稱去年這場慶富和高市海洋局長王端仁等官員的密會中,慶富副董陳偉志大剌剌提及海軍原應撥廿四億造艦款卻說沒錢,陳後來去總統府溝通,沒兩天海軍又打給陳說有錢了。因此質疑總統府施壓,但府反駁所謂涉案者和府方溝通施壓軍方,顯係捏造。海軍也指錄音檔所稱請款時程根本不符。不過,王端仁向媒體說明始末後,就向市長陳菊提出辭呈,陳菊已在深夜准辭。可見慶富喬地蓋廠後續還有很多黑幕。
獵雷艦的第三期款廿四億,海軍本來沒有編這項預算,承包商慶富副董陳偉志自稱是去總統府搞定的,但府方嚴正否認。怪的是每天要去警察局報到的陳偉志,昨晚卻默認點頭承認去過總統府。在府方措詞嚴厲的抨擊、檢調偵辦的壓力下,陳偉志卻選擇默認去過總統府,似非息事寧人,陳的態度,令人玩味。
廿四億不是小數目,國防部調廿四億給慶富,府方若不知情,的確很難置信。不過,府方的說法卻是沒有、也不會介入,所謂府方施壓之說,全屬捏造。由於慶富請款時間是在去年十一月廿八日、十二月六日,但錄音時間是去年十月七日,府院緊抓這一點強調錄音裡的時間點不合,一聽就知道陳偉志是胡說八道。
問題是陳偉志在錄音檔,說的是海軍打給我說有錢了,而不是說海軍已經撥款了。考量程序需要時間,慶富在十一月底、十二月初請款,也算合理。尤其被府方說成是招搖撞騙的陳偉志,還是默認去過總統府,似有硬摃府方之意。陳偉志涉及詐貸案,但涉案者未必句句都是謊言,只是陳偉志去總統府見什麼人,事情是怎麼談的?還得舉証說明。
獵雷艦的第三期款是軍方調的,軍方說這不是挪用,是流用,更強調沒有上級施壓。但這麼大的數字,絕不是海軍可以處理的。以往的軍售案,從沒聽說進度超前,可以提前付款給廠商的案例。按理是慶富怕得罪軍方,而非是軍方怕得罪慶富,廠商想提前要錢,軍方可以不給,急著趕在去年底付款給慶富,內情真的很不尋常。
王端仁去年十月和漁業署官員赴慶富開會,王還積極獻策慶富副董陳偉志如何搓掉台船等競爭者,取得造艦設廠所需興達港土地,陳菊低調推說:王端仁會跟大家說明。高市新聞局長張家興補充說,市長事先不知詳情,檢視逐字稿結論不限門檻公開標租,並無不法,歡迎檢調調查。
藍委李彥秀痛批,如果沒有陳菊授權,海洋局長王端仁敢在去年十月七日上班時間到慶富喬標案嗎?呂玉玲也質疑中央的漁業署也與會,應要查是哪個高層叫漁業署去參加這場喬案密會?漁業署說,是因興達漁港建成後利用率低遭到監察院糾正,之後欲以BOT活化也不順利,後因海洋局通知和慶富有此會議,才派員去說明土地標租規定,絕無高層指示。
王端仁被視為陳菊的嫡系人馬,十多年前,陳菊在勞委會當主委時,王就在陳菊身旁擔任秘書,後隨陳菊南下在高雄市研考會擔任專門委員,兩年多前被拔擢為海洋局長。王雖強調在慶富案沒有私相授受,但突然去職,陳菊立刻照准,切割之意甚明,也更顯內幕疑雲重重。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