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3 月 5th, 2021

鄉鎮長官派好或壞?

2018九合一地方選舉,會不會受到中央執政民調不彰的影響?蔡英文的期中考因此而當掉?全民都在觀望,國民黨極有機會因此而撿便宜?明年的地方選舉,民進黨剉咧等!在此氛圍下,民進黨立委鄭運鵬遂先發制人,提議廢除縣級的鄉鎮市長選舉。
民進黨推動農田水利會會長改官派後,現在又進一步醞釀,將鄉鎮市長都改為官派,修正地方制度法,計畫取消全台鄉鎮市長、市民代表選舉。鄭運鵬強調,扣除6都和省轄市,共有198個鄉鎮市,人口只占全台總人口數的1/4,人口少、代表多,有修法必要。
地方選舉不僅有縣長、議員,還有鄉鎮市長及代表,存有參選人參差不齊的問題,所以民進黨立委主張官派得以簡化行政層級,提高行政效率。問題是,修法將鄉鎮市長改為縣政府的「派出機關」,就能解決行政效率不彰嗎?
對此,國民黨立委痛批,民進黨機關算盡,鄉鎮市長改為官派,就是為了明年選舉綁樁,吃相難看。國民黨總召林德福指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就天天在想怎麼樣做永遠的執政;做獨裁的執政。
目前全案已經付委,等待審查,一旦趕在年底通過,行政院只在明年8月「9合1」登記參選前修法,就可能取消鄉鎮市長選舉,全面改成官派。內政部則強調,目前尚無修法打算。
國民黨會罵很正常,因為除了雲林、嘉義縣、彰化、屏東及宜蘭,其他縣的鄉鎮市長,幾乎都是國民黨或無黨籍,但說民進黨此舉吃相難看,國民黨是覺得會影響他們的票倉才反對。
地方基層選舉是擺脫極權統治的良方。過去修改《地方制度法》將六都官派區長資格定為「以機要人員方式或依法任用」,已大開方便之門,可以想見,未來鄉鎮市長若改官派,不僅違背了主權在民,更撕裂了文官體制。
以德國的地方自治為例,不僅有立法、人事、都市計畫、財政、徵稅等自治權力,更有豐沛的預算,甚至政策初期,就要先進入人民議會審查,才能開始草擬計畫。
台灣目前鄉鎮市缺乏經費預算,都必須向縣政府或中央爭取,預算不透明,導致只有選舉而無財源,中央研究院政治所助理研究員徐斯儉認為,沒有自主的財源,談不上有意義的地方自主。
台灣鄉鎮市長及代表中,出身派系、黑道者的確存在。然而,難道官派就能完全避免嗎?這應是制度不健全所致,如果為此而取消選舉,無異是本末倒置,甚至可能使派系與黑金轉戰更上的層級。貿然寄望官派解決問題,反而應擔心,極權主義的官僚體系會不會藉此滋長,皇民化的集權思想會不會捲土重來?
真正的關鍵應是行政首長人選,官派與否並無絕對的關係。執政者不應把基層地方選舉「汙名化」或「惡質化」!如果真有實驗的必要,也應該從非法人或非自治團體的村、里長做起,因為其功能已由「社區發展協會」取代。
鄉鎮市長改為官派,是好是壞?各有評估!只是,在2018地方大選前夕,又值中央執政的民進黨施政一團亂時,由執政黨立委拋出這樣敏感的問題,難怪要讓人議論紛紛。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