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6 月 29th, 2022

乡镇长官派好或坏?

2018九合一地方选举,会不会受到中央执政民调不彰的影响?蔡英文的期中考因此而当掉?全民都在观望,国民党极有机会因此而捡便宜?明年的地方选举,民进党剉咧等!在此氛围下,民进党立委郑运鹏遂先发制人,提议废除县级的乡镇市长选举。
民进党推动农田水利会会长改官派后,现在又进一步酝酿,将乡镇市长都改为官派,修正地方制度法,计画取消全台乡镇市长、市民代表选举。郑运鹏强调,扣除6都和省辖市,共有198个乡镇市,人口只占全台总人口数的1/4,人口少、代表多,有修法必要。
地方选举不仅有县长、议员,还有乡镇市长及代表,存有参选人参差不齐的问题,所以民进党立委主张官派得以简化行政层级,提高行政效率。问题是,修法将乡镇市长改为县政府的「派出机关」,就能解决行政效率不彰吗?
对此,国民党立委痛批,民进党机关算尽,乡镇市长改为官派,就是为了明年选举绑桩,吃相难看。国民党总召林德福指民进党完全执政后,就天天在想怎么样做永远的执政;做独裁的执政。
目前全案已经付委,等待审查,一旦赶在年底通过,行政院只在明年8月「9合1」登记参选前修法,就可能取消乡镇市长选举,全面改成官派。内政部则强调,目前尚无修法打算。
国民党会骂很正常,因为除了云林、嘉义县、彰化、屏东及宜兰,其他县的乡镇市长,几乎都是国民党或无党籍,但说民进党此举吃相难看,国民党是觉得会影响他们的票仓才反对。
地方基层选举是摆脱极权统治的良方。过去修改《地方制度法》将六都官派区长资格定为「以机要人员方式或依法任用」,已大开方便之门,可以想见,未来乡镇市长若改官派,不仅违背了主权在民,更撕裂了文官体制。
以德国的地方自治为例,不仅有立法、人事、都市计画、财政、征税等自治权力,更有丰沛的预算,甚至政策初期,就要先进入人民议会审查,才能开始草拟计画。
台湾目前乡镇市缺乏经费预算,都必须向县政府或中央争取,预算不透明,导致只有选举而无财源,中央研究院政治所助理研究员徐斯俭认为,没有自主的财源,谈不上有意义的地方自主。
台湾乡镇市长及代表中,出身派系、黑道者的确存在。然而,难道官派就能完全避免吗?这应是制度不健全所致,如果为此而取消选举,无异是本末倒置,甚至可能使派系与黑金转战更上的层级。贸然寄望官派解决问题,反而应担心,极权主义的官僚体系会不会借此滋长,皇民化的集权思想会不会卷土重来?
真正的关键应是行政首长人选,官派与否并无绝对的关系。执政者不应把基层地方选举「污名化」或「恶质化」!如果真有实验的必要,也应该从非法人或非自治团体的村、里长做起,因为其功能已由「社区发展协会」取代。
乡镇市长改为官派,是好是坏?各有评估!只是,在2018地方大选前夕,又值中央执政的民进党施政一团乱时,由执政党立委抛出这样敏感的问题,难怪要让人议论纷纷。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