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 6 月 14th, 2021

导论 猎雷舰案像政治好戏? 张郎

 猎雷舰案像剥洋葱一样,目前已牵扯到的总统府、国防部、高雄市政府、联贷银行,很多人都呛得眼泪直流,但此事还是越演越烈,如今银行团不再提供融资,庆富已经官司缠身,如此还能继续造舰?到底猎雷舰何去何从,蔡英文应该下决心了。庆富案一直持续延烧,本来民进党自以为能够毁马,现在案情指向蔡政府,剧情可谓高潮迭起,应该说是政治好戏。
庆富案烧掉第一金、合库金、台企银三家国银的董座,财政部公告更换三大行库的董事长,第一金董座由台北捷运公司董事长董瑞斌接任,合库金董座为存保董座雷仲达,台企银董座由金融研训院院长黄博怡接任。由于三位新董都有高雄银行背景,被金融圈解读成财金帮已换成高雄帮。
庆富案一路延烧,目前已造成三家公股金融机构董事长下台,但反观国防部、海军司令部,至今却没人为此事负责、下台,不免让人怀疑,政院是拿公股祭旗,来替国防部止血。政院、财政部已无预警拔掉合库金、台企银两家行库的董事长,由于事先保密到家,也完全未告知当事人,因此直到财部对外宣布消息时,合库金董事长廖灿昌、台企银董事长朱润逢都还在海外拼业务。两位公股董事长在海外积极为银行打拼时,却突然被告知自己被撤换,然后匆忙推掉后续所有行程回国,这种窘境,可想而知。
当初,军方委托庆富制造的猎雷舰,到底还造不造得出?刚开始就呼吁不能因庆富和有关单位人谋不臧、虚贷搬钱,便质疑起委托民间制造猎雷舰的决策本身,各方口水战应该休止,高层必须尽快止血。这种论调,固然有大局为重的用心良苦,但其实十分乡愿。庆富案当然是弊案,国防部无视国会编列的科目挪用预算,甚至回函欺骗立法院尚未拨款,更是不折不扣的违法。立法院通过的预算等同法律。若无更高层指示,各军种岂敢拨款?
还有蓝委马文君发现一银拨款给庆富后,庆富把四十九亿台币汇往海外的纸上公司,后又有约十三亿回流台湾到庆富口袋,马文君认为庆富涉嫌掏空、洗钱,又有多少人涉入其中,检方应尽速厘清。至于雄检署声押庆富前执行长简良鉴失败,高雄高分院认为检方在毫无事证,就怀疑和放宽核贷或疏通相关,太过武断,检方抗告无理由裁定驳回。还有海军司令黄曙光上将说,庆富承造的第三期款项去年底支付,是他批的,这些似乎都要查明。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