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 月 26th, 2021

社論 獵雷艦案鬧大 檢察總長應該出手了!

獵雷艦案風暴持續,根據國防部最新報告,負責獵雷艦戰系設計與安裝的美商洛克希德馬丁已覆函海軍,由於至今僅自慶富公司收到十七億款項,已要求其合作下游廠商全面停工。海軍評估在洛馬停止戰系設計,並要求其合作廠商全面停工下,慶富已無法執行獵雷艦案,預料海軍勢必和慶富解約。外界指責國防部付款過程有弊端,蔡英文約見國防部長馮世寬,在聽取一小時簡報後做出三點裁示,其中之一是要求國防部盡速公布懲處名單。名單公布卻無助真相釐清,真的把慶富案越搞越糊塗了。看來檢察總長應該介入調查了。
慶富案就像照妖鏡,把公股行庫近年標榜公司治理、專業經營的假形象打回原形。如果一銀就像是打開金庫,讓慶富自己搬錢。確是罪無可逭,更該死的是叫一銀打開金庫的人,政府干預的黑手若不拿開,揪出一個慶富,仍然會有千千萬萬個慶富會冒出來。慶富案已經搞掉三家公股行庫董事長,先不論為什麼替國防部止血的陰謀論,這三位老董既是政府指派、領的是政府高薪,上頭有國艦國造的政策壓力,因此也只能配合,如今弄成這樣,下台也是理所當然,剛好而已。
這就是公股行庫的悲哀,大家對公股行庫的印象,不外乎沒有效率、人謀不臧。沒有效率從分行排隊數、經營實績,其實就是輸民營銀行一大截,就更不要去比淡馬錫旗下的星展銀行。至於人謀不臧,眼前慶富案鬧成這樣,更不須贅述了。
海軍獵雷艦案由慶富公司承攬,原本以為是國艦國造的一樁美事,但從現在案情的發展來看,越來越像是騙局了。慶富從標案獲得,到執行都在仰仗政商關係買空賣空,慶富無法把獵雷艦建造好交給海軍,意思就是納稅人花了大筆的稅款,養出慶富和在其背後的不肖官員這群碩鼠,豈能用軍人來揹此黑鍋?
不過,政客明知道這是個貪腐醜聞,不思查明案情,卻引以為黨爭工具,開始把髒水往馬英九身上潑,但可惜馬在這方面的紀錄太好,這潑去的髒水一股腦兒全部彈回,淋得總統府、民進黨狼狽不堪,加上豬隊友們的煽風點火,終於讓火勢大到危及總統信譽,如今已經引發政治危機了。
驚慌失措的民進黨政府,就此開始危機處理,根據經驗舉凡此類涉及行政事務的疑竇,首先要定調是行政疏失,然後找人出來道歉,同時剴切表示以後必當嚴加督導,不過,絕不討論具體責任歸屬,也不會有後續懲處。但是,這回這招已不管用,畢竟事情太大,所以丟出幾個犧牲品來祭旗。違規放貸的公股行庫高層被拿出來當成樣板去職,建築一道防火牆,免得火燒到高層。但這種撤職都是假的,只要看看陳金德的例子就知道,但如果正巧銀行高層政治顏色不對,剛好滾蛋。
但慶富案的牽連太廣,不只是違規放貸買空賣空,還涉及國軍,海軍是業主,慶富資金調度有問題,想到的是用高層關係去壓迫海軍提前付款來周轉。為了付這個廿四億,海軍司令去調度其他軍種的預算,然後付給慶富。海軍司令黃曙光像個男人般站出來說:都是我的決定,沒有上級施壓關說。這又是先前步驟的重複,意思是建築防火牆,責任就到海軍司令為止。
海軍司令黃曙光承認提前付出廿四億給慶富,是黃個人的決定,黃一肩扛下所有的責任。看來從總統府、行政院、國防部、高雄市政府,似乎都已為慶富案設下了停損點。但案情卻從已知事實獵雷艦從招標採購、金融機構聯貸、廿四億違法撥款,無不疑雲重重。
尤其慶富高層去年九月進入總統府商談,海軍隨後就撥付廿四億給慶富,總統府面對外界的質疑,雄檢竟然演出一夜兩次發稿,後稿更正前稿的荒誕劇碼,雄檢如此配合高層令人匪夷所思。其實,慶富高層進入總統府的動作或談話,府方應有文字紀錄,還有錄音、錄影。檢調應掌控偵查時機,把這些紀錄等等重要事證盡速查扣到案。雄檢署已經鬧過笑話,檢察總長應該介入調查,為全體檢察官的司法尊嚴奮力一搏了!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