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6 月 28th, 2022

社论 千错万错都是前朝之错

猎雷丑闻在台湾领导人蔡英文两度召见国防部长冯世宽后,定调23人惩处名单。自始对该案不闻不问的蔡英文,也终于露脸,以录影方式昭告天下,除了将弊案责任全推给前朝马政府,还说国机舰国造政策决不改变。蔡政府对猎雷丑闻拍板定调已很清楚:处分的大都属「前」军官将领,内容则非关痛痒,自己还亲口指控马英九是罪魁祸首,但却躲在幕后发言,显然不愿面对媒体可能提出的尖锐直疑。
冯世宽说猎雷案不是「弊案」,却还要处分一狗票将领,简直莫知所云;若不是弊案,则不止无须处分,而且还应严正力挺遭质疑军将官的清白。原本冷眼旁观,按兵不动的雄检,也在舆论沸腾近十天后,跟着处分案出炉才开始大动作侦查。要说内中没有弊案,其孰能信?
蔡英文一手将丑闻全推给前朝,这是政党轮替后统治当局对于施政弊端的一贯手法,一推二五六,将责任全丢给前朝马政府。但纵算猎雷弊案责任全都属马政府,但蔡英文接手后为何没有框正弊端,反而让差错越走越岔?当初蔡英文不是领衔民进党打着改革口号,呼吁人民支持政党轮替?然则,蔡政权当家后不但改革荒腔走板、政绩每下愈况,更出现史无例的政策发夹弯怪现象,至今伊于胡底。蔡英文凡错必指马政府,只有更自曝其短而已。
何况猎雷庆富弊案岂能如此应轻松善了?至少最近热议的紧急拨给庆富问题24亿,札札实实就在蔡英文眼皮下发生,若硬要推给马政府,岂非将人民当白痴?而这24亿疑云若认真追查,内中牵连之广,甚至可能动摇国本,也无怪乎司法权责单位的雄检,在事件爆发之初只能装聋作哑,远观高层风向办事,直至惩处名单公布后,才开始有所动作。
不过检方显然仍不敢轻捋虎须,日前约谈并搜索前高雄海洋局长王端仁处所,在高雄市长陈菊一句轻描淡写「毋枉毋纵」点化后,不久即将王端仁「请回」,后事如何?有待分解。
花妈昨天针对海洋局弊案还说了些很有意思的政商警示箴言,提醒高市府团队,「要谨言慎行,要非常小心」,不要跟厂商好像「很有兄弟气」,还说台湾社会现在非常复杂,「什么时候会被陷害也不知道」。这些谈话显然是针对王端仁与庆富少东陈伟志讨论取得兴达港土地,现场谈话被录音爆料,有感而发。
陈菊的感言颇具深意,除了暗示王端仁是遭陷害外,她的提醒听来好像往后官员涉及政商互动,不必在道德操守上有所顾忌,只要谨慎小心,不要被抓包,以免证据确凿,难以脱身;花妈这番话,听在不惜挺身扛责、一力护府的王端仁耳中,应格外窝心。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此话放在花妈麾下更准,前有吴宏谋帮气爆大灾扛责、后有陈金德因中油乌龙下台,两人反都因此高升,看来王端仁更有厚望焉!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