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9 月 17th, 2021

社論 諾貝爾和平獎落漆 ──翁山蘇姬的種族歧視

今年八月底,數百名洛興雅民兵在緬甸若開邦攻擊三十處警察檢查站,緬軍隨即展開所謂「清理行動」的還擊,驅逐並屠殺民兵,迄今至少有三十萬洛興雅人住在孟加拉邊界的難民營。
聯合國抨擊緬軍的行為是違反人道的「種族清洗」,更是二戰後國與國之間最嚴厲的譴責。
何謂「種族清洗」?
種族,是人類在語言、文化上具有共同基礎的集團,且被稱作自然人類學上的分類單位,但這是根據多數學者客觀性的認知,顯然與古羅馬時代較閉鎖以婚姻為根基的「部族」有所不同。
人種的不同,當然對人權的看待輕重有別。翁山蘇姬在世界政壇的崛起,由於她敢以一個女人卑微的權力,於一九八○男女不平權的年代,領導全國民主聯盟(NLD),衝撞掌權的軍政府終致獲勝。
雖然她在緬甸人民心目中的地位非常穩固,終極還是違背了她一生堅持反對「個人崇拜」的偉大信念。
九月六日,翁山蘇姬針對洛興雅人事件危機發言,直指國際列強對若開邦的認識受到「巨大的不實資訊冰山」的影響,甚至連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巴基斯坦少女馬拉拉與南非大主教屠圖都挺身批評她。
想想,翁山蘇姬還是犯了「種族優越感」,它來自「種族中心主義」(Ethnocentrism):個人不自覺以種族的思想、觀念或多或少排斥外來文化,深信自己種族一切優於其他種族。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