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0 月 28th, 2021

【导论】劳基法修法之后? 张郎

立院耗时十三小时初审劳基法修正条文,过程中劳团三度冲立院抗议,院内爆发数次推挤冲突,绿营五度强行把在野立委从发言台架离,最后在绿委人数优势下,晚间十点突袭表决通过,草案强渡关山,总计有五大修法面向,共八条草案都包裹送出,交给院会党团协商。立院审查劳基法修正案每当讨论陷入僵局,绿营就动用表决,用数人头胜出,在野党再怎么抗争也只能成为龙套,修法过关也就是迟早的事。只是修法后劳动部应尽速建立配套,让劳资双方能取得协商弹性,让资方有工、劳方增加收入,同时维护劳工权益,才能更长更久。
影响劳工最剧的,就是休息日加班工时必须核实计算,推翻当初劳工加班一小时给四小时薪,做五给八的制度。林全做内阁时想借此以价制量,减少劳工加班,落实周休二日,还号称说是进步立法。因休息日本来就可以加班,这项制度无关劳资双方弹性,纯粹是在吃劳方豆腐,替资方减轻加班费支出。虽然劳动部说可以减轻加班费压力后,可以增加雇主让劳工加班的意愿,同时增添劳工加班费收入,但这种说法劳团无法接受,因为劳动部早在今年五月就发出函释开了后门,雇主可用补休换取劳工加班,且比例可一比一免去加成,所谓超额加班费,根本看得到,吃不到。
劳动部长林美珠说,劳工加班是必要的,也是劳工增加收入的一个管道,资方的成本也可降低。虽然如此,民进党要强行通过修法,也应该提出相关配套来把关,包括废除加班换补休的后门,强制雇主给付班费,而且平日加班费也适度调升,例如以一点一倍来计算,让劳方能确实透过劳动换来实质收入增长,并建立劳资协商监督机制,助劳资和解,共同享受经济成长的果实,避免劳工落入被一味被打压的愤怒中。
有人说,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就是不要引进低薪外劳,让台湾人力供需平衡,一切劳资纠纷就会迎刃而解,因低薪外劳破坏了人力供需,也影响正常的薪资结构,当前的无能蔡政府,真的是越帮越忙。还有人认为财团惯老板的嘴脸,果然出现了,劳资协商,说穿了,劳工也只能听资方的话,就算再血汗,还是只能乖乖听话,这种劳资协商有啥意义?哪个劳工敢不同意?不同意就回家吃自己。像功德院院长、功德部部长、功德党党主席都是领高薪的超冷血公务员,一辈子也不会理解劳工的心酸血汗。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