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3 月 6th, 2021

導論 台灣的路權問題 洪仁則

先進國家的路權考量優先次序是:行人、單車、機車、汽車。汽機車禮讓單車、行人是天經地義;但台灣的順序卻顛倒,越大的車輛越優先,行人最小,過馬路必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越是斑馬線越要小心,遇到綠燈則應先注意左右是否有來車後,迅速衝刺通過。
台灣在落後二十年後,才開始思考行人路權問題,跟人權觀念的發展遲緩不無關係,國民黨戒嚴一搞就長達三十八年多,足以列入世界紀錄,期間人權完全摧毀,既無人權何來路權。1987年解嚴後台灣大約有二十年的人權甦醒期,2000年政黨輪替跟人權復甦互為因果,但行人路權則隨著弱勢族群的權益抬頭,才逐漸受重視,最近幾年車禍酒駕造成的傷亡問題備受關注,交通單位因此將行人路權併入執法考量。
高雄市的路權考量卻完全跟先進國家反其道而行,交通號誌形同虛設更舉世聞名。初來乍到到高雄,往往會受到紅綠燈倒錯的驚嚇,明明眼見綠燈,但左右來車仍然呼嘯而過,高雄用路人「紅燈通行」似乎理所當然,而且理直氣壯。這些交通工具使用人一旦裸身恢復行人,當然也沒有遵守交通觀念,走路橫衝直撞。
但強化行人路權畢竟還是要以嚴格管控強勢的汽機車為主,高雄市交通的大吃小不僅是傳統,而且惡名昭彰高居全國之冠。機車在人行道上呼嘯而過更成常態,警方仍應將重點擺在傷害威脅較高的汽機車上,且隨著單車族群高度成長,鐵馬族也應與行人同樣受禮讓保護。
最近空汙問題成了大熱門,高雄市長花媽鼓勵市民搭乘大眾交通工具降低空汙,實施免費搭乘公車捷運三個月,雖提高搭乘率,但並未減低機車的流動量,可見高雄人對機車倚賴的程度。機車成為路權之霸,以及警方的視若無睹,在一切以選票為考量之下,也就不足為奇了。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