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5 月 14th, 2021

社論 黃國昌罷免案 應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遭人提案罷免,前天做台灣史上首場罷免說明會,黃國昌、提案領銜人孫繼正舌戰四十八分鐘。孫砲轟黃是言行不一的政客,只有五十分,同時質疑黃送圍巾反罷免是賄選行為。黃國昌怒嗆對方一再潑墨抹黑,自認上任後每一天都是兢兢業業,做一個立委應該做的事。黃的罷免案要在下周末十六日投票,罷免選舉人數約有廿五萬五千多人,罷免的門檻票數大約六萬三千多票。不論罷免結果如何,應該算是一場最好的公民教育。
黃國昌罷免案公辦電視說明會已經結束,黃的整體表現,和黃一路走來重中央、輕地方的態度不謀而合,放大自身問政表現、攔截前人政績,營造認真問政的形象,但黃面對媒體檢視缺失時,隨即使出烏賊戰術,對媒體貼標籤、甚至抹紅加以否認,好似避重就輕。但真理越辯越明,黃國昌在檯面上總是高談闊論政績,私下卻是用割稻尾方式,硬把他人功勞往身上攬,台鐵汐止段噪音減震工程,就是最好的例子。因為前藍委李慶華積極爭取的台鐵汐止段噪音減震工程,黃國昌上任後並未追蹤,反而近期有市議員發文給環保局追查進度,黃的服務處卻隨即邀相關單位辦理會勘,搶政績比問政似乎更有效率。
當初把《選罷法》修改成可以宣傳罷免案後第一個適用的,就是黃國昌,過去素有戰神之稱的黃國昌,對上全力宣傳罷免的安定力量聯盟。黃國昌強調自己問政努力,孫繼正說黃是說法不一的政客,公辦說明會辦得很熱鬧,儘管雙方說法看似不同,但卻是場最好的公民教育。
黃國昌是不是個盡責的立委、是不是有違背當初選舉時的承諾,自然是各說各話,做評判的當然就是選民,不管過去選民對黃國昌有多不熟,對政治有多不想理解,經過這幾回的宣傳,至少大家能知道過去選出的立委叫做黃國昌。因受太陽花學運影響,立院已比以往透明,不論是手機直播、有線電視轉播,或是立院官網轉播,選民隨時可以取得相關資訊,要了解立委在做什麼,已不是難事。若是選民對罷免、反罷免雙方的意見有任何不清楚,也能夠看到更多的相關資訊。一場罷免,不僅可以提高選民對在地政治的關心,也能提醒政治人物表現不好,也不用等到改選,隨時都能被換掉,這就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有人說,台灣第一場成功的罷免案,很可能會由推動降低罷免門檻的當事人黃國昌來完成驗證。黃過去不僅藉言論實踐憲法明訂的罷免權,還自任志工,而且連續兩次拿藍委吳育昇來試刀。雖然吳的罷免案連署人數的門檻都沒能通過,但操作罷免議題,已為黃帶來了很高的知名度,黃也受到鼓舞,進而籌組政團公民組合,企圖成為台灣政黨的第三勢力。
但當選立委後的黃國昌,自己卻是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行事風格很有爭議。不僅不接受選區的陳情、不為選民服務,更不顧全世界反對同性婚姻者比例大於贊成者,亞洲反對同性婚姻的比率更是多數。台灣為此仍處於人權、道德、法律,人口結構崩解、社會倫理淪喪等多方,為此爭論不休、衝突劇烈,至今仍無共識,但黃國昌不顧選民反映,堅持己意支持推動同性婚姻的立法。
黃國昌曾經強調,當代議民主制無法反映民意時,憲法的公民投票、罷免機制就應該發揮作用,但黃當上立委後卻不為民代言、不反映選區民意需求,而以自己很有爭議的思維、行事風格,我行我素,違背的民意代表的責任和義務,當然也背棄了選民的付託。這也就是黃國昌今天的作為,應證了代議制的缺失,需要罷免機制來補正代議民主制的不足、因此需要用黃在職立委的公器來實踐,才能落實憲政民主制度的正面功能和意義。下周末罷免黃國昌的投票,應該算是選區選民給予他自己實踐理想的機會。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