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6 月 22nd, 2021

社論 勞工運動大革命

一例一休,在賴清德上任後急於修法,據言,國內有60%的民意滿意度,然而我們的勞團依然極度不滿賴揆的修法,有人說,蔡英文政府已經將好好的勞基法修得變惡法?到底一例一休要修得什麼樣子,才能獲得國人的普遍認同?有待蔡、賴府院雙方繼續努力。
李登輝執政時,為推動一周上五天班,先從公家機構進行試辦,讓公務人員先行,去除周六上午四小時的工作時間,其配套,就是減去七天假,以回補周六上午的工時;當時,有一些私人企業為配合公家機構的上班時間,也自行調整為周休二日。然而,勞基法的修正,卻未能跟上腳步,後來變成「工鬥」抗爭的「神主牌」。從去年民進黨推動的「一例一休」,到今年再對「一例一休」增加「彈性」修法。
一例一休修正草案吵了一個月,但勞工就是不買單。反倒是勞工越吵火氣越旺,日前更在網路上串聯,跑到了立法院前面抗議。現在政府跟勞工之間的聲音之所以沒有交集 ,就是 彼此沒有搞懂對方在擔心些什麼。雞同鴨講之下,當然雙方都找不到「雖不滿意但可接受」的妥協方案。
台灣的勞動環境一直以來主要的問題不是在「法」,而是在許多不肖資方「不守法」,以及台灣的勞工大都期待別人幫他解決,而不自己團結組工會,跟歐洲先進國家根本沒得比,所以才會有資方要求勞工配合做假工作時數、扣你加班費不給錢、莫名其妙的責任制拗你,這些都是吃定勞工自己不敢檢舉又不敢團結反抗。
然而,勞團在爭取一例一休的同時,工業4.0乃至5.0時代已經悄悄在勞工身邊掩至,台灣勞工過去經濟發達時代,所建立的安全城堡,已瀕臨崩塌現象,城堡裡的工人已四處逃竄,將來機器人取代勞工的時代來臨,勞團,如何引領勞工繼續為自己的生存拼鬥?值得各界深思熟慮。
在歷經了三次產業革命之後,人類社會終於迎來了第四次工業革命。智能工廠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組成部分,即依靠強大的數據處理能力,利用系統所提供的信息、統計數據和動態分析能夠使生產變得更精益、更節能。
機器人在1974年的時候就已經進入工業製造領域。但是轉眼間40年的時間過去了,機器人和人工並肩工作還是面臨著巨大的阻礙的,但是隨著科技技術的不斷發展,人機協作型的機器人徹底的打破這一個格局,它能夠直接和人類一起並肩工作而無需使用安全圍欄進行隔離。
40年前,第一台工業機器人出世,進而推動了製造業自動化的進程;2014年,作為全球工業機器人製造「四大家族」之一的ABB推出了世界上首款協作機器人YuMi,開啟了工業機器人的一個新篇章。
有觀點以為,智能製造的未來將是「無人工廠」、「黑燈工廠」。但有專家認為「智能製造的終點絕不是無人工廠,至少未來大部分工廠是需要有人的。」儘管智能裝備的表現在大部分生產場景中優於產業工人,但人工操作在某些場景下依然有比較優勢。
因此,面對精緻化工業的來臨,台灣勞工如何因應?這是除了一例一休之外,更迫切的台灣勞工問題,台灣勞團好像不曾仔細論述過。看來,勞工運動的大革命,似乎也要與時俱進。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