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6th, 2021

黃國昌選後傲慢 選民提罷免 立委寶座岌岌可危 /楚何

2016年因為民進黨的禮讓加上國民黨氣勢一路慘跌影響,太陽花媒體寵兒黃國昌以學者從政姿態輕鬆打敗老立委李慶華,按理說黃國昌贏得新北第12選區51%的選票,又有蔡英文、李遠哲及老獨派的支持,在地方經營上應該如魚得水。卻在上任一年多後連遭到選民批判,「安定力量」更風起雲湧發起對黃國昌的罷免案,其中轉折實在太大。支持廢死、挺同婚的立委不只黃國昌一人,為何「安定力量」卻只對他提出罷免?分析起來,罷昌的理由不只是反對他的「支持廢死」、「挺同婚」,更是因為黃國昌當選立委後的高傲態度,讓選民起了反感。
有人問說,選民可不可以因為不喜歡已經被高票選出來的民意代表而發動罷免?當然可以,當選是授權,罷免是停止授權,人民可以給,也可以收,這才是真正的民主。罷免的理由可以說得冠冕堂皇,也可以說得很簡單,就看能不能獲得聯署門檻及衝高投票率。「安定力量」可以訴諸各種理由,對黃國昌提出不信任的政治動作,就是發動罷免,這是民主政治的可貴。但是支持黃國昌的獨派大老林濁水卻說,「罷免是一個民粹的落伍制度」。民進黨中央也下令全黨要反罷免,要全力動員保護這個因民進黨禮遇選出的寶貝席次。過去歷史,民進黨對國民黨立委發動的罷免就多達18個,現在卻又反譏罷免是落伍民粹,真是自打嘴巴。
其實在大選區來說,要成功罷免立委相當不容易。最近一次的割闌尾活動是2015年港湖選區立委蔡正元的罷免投票,當時贊成票比例為97%,反對票比例約3%,但因投票率僅有25%所以宣告罷免失敗。即使現在立法院修法將原本贊成票二分之一,且投票率必須達到二分之一的所謂雙二分之一門檻,調降為只要贊成票多過反對票,且達四分之一投票率即可通過罷免,也仍是困難重重,因為過去罷免案的投票率都相當低,這次黃國昌會不會創紀錄,12月16日即可分曉。
即使罷免案困難度很高,「安定力量」還是默默地經過一年的努力,從無人看好,一路走到成功提案罷免公督盟評比的優質立委黃國昌,確實出乎許多人意料。「安定力量」主席孫繼正最早在東北角水湳洞煉銅廠附近發起罷免,據說這是一個狗比人多、只有老人的村莊,經過4個小時的敲門拜訪,才簽好24份「罷免黃國昌」連署書,這是安定力量提交中選會的3萬多份連署中,最令孫繼正印象深刻的回憶。「安定力量」能取得近3萬份連署書相當不容易,罷免行動的背後除了黃國昌口中的「保守勢力和權貴結構」之外,顯然還有其他力量也加入了罷免活動。
「安定力量」最初是由十多位對學校性平教育內容憂心忡忡,及對修民法的同婚法案有疑慮的家長組成,到處向民代及立委陳情。去年12月因不滿黃國昌面對他們陳情表現出高傲的態度,屢屢吃黃國昌的閉門羹,才憤而從「陳情」轉成「罷昌」行動。安定力量每週至少動員200、300個志工,一年7000人次,有八成來自台北市及新北市的教會,少數中南部教友也會北上支援。新北市和台北市一些反對現有性平教材的家長組織,也在去年底逐漸整合進安定力量的罷昌行列。
根據估算,「安定力量」3萬份連署書中,35歲以上的選民佔八成,其中有七成是媽媽,信仰涵蓋各宗教。以選區屬性來說,都會型的汐止支持率最低,偏鄉連署率較高。而這股「罷昌」民意,大約七成是因為反同婚立場,但其中卻有三成是因為不滿黃國昌的服務態度。除了偏鄉的保守價值外,還有不小的反彈是來自地方對黃國昌的期待落空。地方人士抱怨,黃國昌地方服務處由於人脈不夠、不熟悉行政程序等限制,對跨中央部會的地方性議題著力不深。常常市議員層級無法解決的問題,最後還得找新北市其他選區的民進黨立委幫忙。相較於過去李慶華勤跑基層,黃國昌在選區服務方面就被批評許多,一名自稱政大法研所畢業的民眾投書媒體指出,黃國昌身為區域立委,卻疏於選區服務,態度傲慢、不理選民甚至還羞辱選民,這才造成地方民怨沸騰。
黃國昌自認在進入國會以後,堅守進步價值,致力推動改革,是不可多得的優質國會議員,但是他嚴重忽略了選民的感受,或許他認為像李慶華這樣的老立委勤跑基層還是選不贏他,就可不重基層,讓助理跑跑攤,自己只要在電視媒體面前帥帥的多曝光就可以保證連任了,當個政治明星好過落選老立委。但是時代在變,電視鏡頭看多也會膩了,時代力量加上蔡英文的光環能保黃國昌幾年呢?黃國昌難道不知道他的態度,才是「安定力量」提出罷免他的最重要原因嗎?(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