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6 月 24th, 2021

社論 人民期望安定 蔡政權引以為鑑

時代力量對外表達立場時,都夸言他們「代表人民」。上周該黨主席黃國昌罷免案,「代表人民」的時代力量和發動罷免的另一股「安定力量」對決,儘管罷免目的未成,但支持「安定力量」的選民卻兩倍多於自詡「代表人民」的時代力量。這場罷免案失敗,黃國昌大可以持續趾高氣揚當他大牌立委,但以後已沒資格高調「代表人民」。
時代力量自行和人民力量畫上等號,應該是該黨主席黃國昌在2014年出面領銜「太陽花」學運,以暴力邊緣手段逼迫怕事的國民黨政權妥協,包括擱置兩岸協商、服貨貿協定等兩岸交流方案,並讓背後操縱的民進黨勢力坐大,接著在2014、2016兩關鍵大選徹底擊垮國民黨,造就如今的蔡英文政權。黃國昌顯然自詡為第一功臣,也因此動輒夸夸而言本身就是「人民力量」。
在這次罷昌案,黃國昌仍自認為將獲人民全力支持,不僅在事先預言罷免案99%過不了,而且呼籲「讓人民再勝一次」。投票結果雖然印證他的罷不成預言,但他自以為支持他的人民並沒有預期讓他「再勝一次」,票數顯示他已不足為人民代表,更諷刺的是,他的勝利,反而是來自他當初所汲汲反對的罷免設限門檻,也就是說,跟他理念背道而馳的法案,反而救了他。
罷昌案之前引發的討論中,有學者認為如果黃國昌罷免同意票多於不同意,卻因門檻保護而留住立委職位,仍應主動請辭以示堅持信念,也能讓人信服其政治人格。但這是柏拉圖式的想法,投票結果雖然黃國昌難掩尷尬狼狽,但仍絲毫未提去留,還惺惺作態說感謝投同意票的人;果有此心,自行請辭豈非更直接了當顯示誠意?
罷昌案雖然表面時代力量勝,但安定力量在短暫倉促時空下所發動的罷免力量,已經超乎包括執政黨在內的各界預料。時代力量崛起於馬英九政績盪到低谷時期,從油電雙漲到美牛進口,以及一連串的食安重大問題,在在讓他的支持度下滑,至他發動的馬王鬥爭,造成社會更大動盪不安,馬英九提前跛腳已成定局,他唯一尚能獲人民支持的只剩兩岸的和平交流,因此民進黨抓住當時正在進行中的兩岸協商機制,打為黑箱作業,以獨派為主的所謂學運人士,更在黃國昌領銜下發動政變,汙名化兩岸交流,也拔掉馬政權的最後一根支柱。
太陽花政變成功後,蔡英文因此倡言台灣年輕人都是「天然獨」,其中在太陽花背後進行策略指導的黃國昌自更是天然獨代表。但如今黃國昌在罷昌案中顯然已大失人民信任,投票結果人民選擇「安定」而背棄「時代」,其實也戳破天然獨假象。
從時代力量的起落過程,顯示民意在蔡政權當家以來變化幅度之大,黃國昌既無「天然獨」代表,罷昌案期間深綠獨派更傾全力支持黃國昌反罷免,投票結果顯示人民支持的「安定力量」,其實並非發動罷免的團體而已,而是人民真正希望真正的安定,這對上台以來持續製造社會對立,以及反中仇中所造成的兩岸關係緊張不安的蔡政權,更是一大警訊。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