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6 月 25th, 2019

【蕉城專刊】展旗山麓聽風語 古風遺跡尋傳奇 –探訪傳統古村落洋中鍾洋村

→全版預覽

文/圖 池聖楠/林燦鑫

鍾洋村位於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洋中鎮西南,因村西有山形似鐘,村前有小平洋,故名鍾洋。
歷經歲月滄桑,這個地處展旗山西麓的古村落整體格局仍然保持完整,鍾洋溪貫穿全境向西奔流,村莊呈蜿蜒曲折的月亮狀,整體村落佈局富有「天人合一」之感,四面環山,村中房屋拾階而建,四周草木蔥蘢,毛竹成片,環境清幽。盛夏時節,來到鍾洋村,於竹林傾聽風語,遙望陽光下的金色稻浪。村落內巷道呈交叉狀,彷彿一「人」正在翩翩起舞,於屋舍儼然中平添一分靈動。

余氏祖廳

溯源 宗祠遺跡追往昔
陽光照耀著空氣中瀰漫著的塵埃,彷彿給鍾洋余氏祖廳蓋上一層朦朧的面紗。一堵矮牆劃出了兩個世界,牆外是煙火人間,牆內是深藏往事的建築遺跡。推開紅漆的木質正門,自雕花精緻的木質斗拱下經過,一場尋古探秘之旅從此開始。
余氏祖廳內,鐫刻在正中兩根木柱上的「國族聚於斯相府芳聲未艾,宗祊藏之久後賢俊烈重興」對聯顯得尤為突出,落款為眷弟萬象新,其中的「國族」「宗祊」等字眼均透出表彰和顯赫之氣。祖廳內,落款為明朝帝師周斌所題寫的楹聯掛在「萬象新」題寫的楹聯旁,可見「萬象新」此人地位非同一般。

余氏祖廳內的楹聯
余氏祖廳的斗拱

當地人告訴記者,這幅對聯很可能是建文帝在表彰余六府家族,並為建文帝親手所寫。
相傳,建文帝朱允炆的後裔有四種姓,一為朱姓,保持原姓,一為萬姓,意為萬歲的後代,一為黃姓,隱晦地表示皇帝後人的身份,一為讓姓,寓意祖先讓位給了明成祖朱棣,而余氏祖廳這個「萬象新」地位超然,極有可能是建文帝曾經用過的化名。
當地余氏族人向記者展示了一幅世代相傳的先祖畫卷,畫中人物皆著明朝服飾,畫卷下方書有楹聯「須知祖宗在,莫作畫圖看。」似乎是在提醒其子孫後代畫中暗藏玄機。寧德建文帝研究小組人士認為,這幅畫的佈局像一個大大的篆書「帝」字。這幅要子孫後代「莫作畫圖看」的古畫,似乎暗示著余氏祖先與建文帝之間存在著非比尋常的聯繫。

古畫

一幅古畫也許不足以證明什麼,但各種線索和現存的多處明代遺跡又豈是「巧合」或「偶然」就能解釋的呢?
鍾洋村中,余氏族人的家譜或世代相傳的族規族訓裡面都有記載,鍾洋余氏都是「來自南京鳳陽府月半池」,或者「來自南京鳳陽府八角井」。據考證,南京的古地圖裡確有八角井和月半池兩處地名,八角井是文官住所,月半池為武官居處。代代相傳的記載和現存的遺跡如草蛇灰線,隱約透出鍾洋村湮滅在歷史長河中的傳奇往事。
余氏祖廳的對聯、月半池等遺跡直指安徽、南京,「紅崖天書」的破譯者林國恩認為,鍾洋余氏極可能源自安徽,並與南京有密不可分的關聯。
也有研究人員表示,建文帝的老師周斌是洋中鎮人,建文帝身邊武將余六府也出於鍾洋村,在鍾洋村還發現了多處神秘的地室秘道,且自古以來鍾洋村就流傳著許多關於建文帝小時候的傳說故事,在千里之外的偏僻山村,這些傳說的出現絕非偶然。
在鍾洋村,只要有心探尋,不難發現富有傳奇色彩的歷史遺跡。

鍾洋村爽氣西來房大門上獨特的門鈸(木質的鈸,鐵質的口)

尋蹤 神殿宮室隱傳說
長壽堂位於鍾洋村西部,鍾洋溪下游,又俗稱「水尾堂」,始建於明朝,坐東朝西,整個建築依溪岸而建,選址奇特,於洪武28年建佛殿,雕佛像,大門口左右兩邊各立一個石墩,刻有蓮花等圖案,大門口有塊高30公分的石棧欄,堂內柱子的柱礎刻有覆盆蓮花圖案,雕刻精美,屋頂鳳凰池藻井做工精美,獨具風格,堂內清幽、乾淨,任何一處都不見蜘蛛網,堂內有彌勒佛,觀音等14尊佛像。

長壽堂內的塑像
長壽堂內的藻井

鍾洋村中至今流傳著一個關於長壽堂的傳說。明朝年間,朝廷下令拆除天下所有寺廟,朝廷大軍進入鍾洋村直逼長壽堂,眼看一場大禍即將來臨,突然天空陰暗大霧瀰漫,瞬間天地連為一體,長壽堂搖身一變化作一艘竹筏飄在空中,此時電閃雷鳴,大雨傾盆,朝廷大軍倉皇而逃,瞬間又大霧消散,陽光明媚,朝廷大軍看見天空一艘竹筏金光四射,迅速降至一片蓮花之中,瞬間變幻成一座華麗的宮殿,皇帝聽聞此事,下令從此保護長壽堂。
長壽堂整體呈現竹筏形,無論溪水多大,長壽堂都神奇「上浮」,2005年的龍王颱風席捲大地,整個村莊一片汪洋,憑水位長壽堂至少被淹2米多高,大水退去之後村民前去察看,長壽堂依然乾淨沒見任何浸水痕跡,這就印證了長壽堂會上浮的奇跡。
比起長壽堂的傳說,蘇鄰宮的傳奇故事更加有跡可循。
蘇鄰宮始建於明朝,坐東朝西,大門正展旗峰,屬「燕窩之地」,整個建築呈前後宮殿土木結構,前天井由條石鋪成,後殿為主廳,屋頂為鳳凰池藻井,圖案精美,色澤鮮艷,四方內八角鬥拱飛簷,柱子特別大,宮內15尊塑像,統稱「三位侯王」,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刀工雕刻精美。
傳說,古時候的鍾洋村居住著36姓氏的人家,蘇鄰宮屬於蘇姓人家所有,余姓人為蘇姓看管蘇鄰宮,日久之後,余家建議蘇家在今「尾座厝」處修條路直至蘇鄰宮,蘇姓人家照辦,這段路當時修得斗折如蛇型,因為宮呈燕窩狀,隱含蛇進宮內吃了燕窩之意,蘇家日漸衰退。蘇家人隨後在今地名「羊角路」處做了一把鎖,意為把路鎖住,蛇就不能再吃燕窩,然而蘇家頹勢依然。故事最終,蘇家敗落離開,余家就成了「蘇鄰宮」的主人。傳說歸傳說,蘇鄰宮至今保佑著鍾洋村的平安吉祥。

蘇鄰宮
蘇鄰宮內藻井
蘇鄰宮門前的蛇形路與象徵著鎖的菜地

每年的正月十九是「三位侯王」的生日慶典,鍾洋村會請劇團來表演社戲三天三夜,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來祈求闔境平安,家家戶戶都設供品五果五菜五穀做貢,晚上全村人都要舉著火把,敲鑼打鼓,燃放鞭炮,每尊神像由4個壯漢抬著,小孩子拿著神旗,鑼鼓、嗩吶、神銃聲,震耳欲聾,迎神隊伍浩浩蕩蕩,沿著古代通往古田縣的官道前行,遠遠望去,隊伍如巨龍騰飛。隊伍依序經過每戶人家,眾人齊放鞭炮,一一敬香。每年的這個時候,整個村莊熱鬧非凡,有鍾洋本村的百姓,也有外村的信眾,最後所有人齊聚余氏祖廳門前燃放鞭炮。劇團演員要演出八仙的節目列隊迎接三位侯王,並抬侯王到俱樂部看戲,整個「迎神」活動方才結束。「迎神」自古流傳至今,從不間斷,成為鍾洋村獨特的民俗。

探秘 明代遺跡藏玄機
鍾洋村中部有一個明代古官墓,當地人稱作建文朝武將余六府將軍墓。將軍墓外觀為官帽造型,由鵝卵石築就,墓碑上有「考君徐公」四個大字。據考證,該墓葬與南京、江蘇一帶古墓葬用料相同,與閩東明代墓葬用料全然不同。
按墓葬風俗,墓葬地應與民居分開,而余六府將軍墓卻位於民居中心向陽處,墓穴位置奇異。相傳,此墓的主人每到三更時分便騎著白馬繞村而行,庇佑全村民眾健康平安。

余六府將軍墓

傳說一代代流傳至今,余六府將軍墓已成為村民舉行婚喪嫁娶儀式前祭拜的特殊活動場所。余氏女子出嫁前都要換上孝服至將軍墓前祭拜,祭拜活動結束後方可換上嫁衣舉行婚禮,這是鍾洋村村民獨特的生活方式。將軍墓作為舉行民俗活動的重要物質載體,兼具實用價值與文化價值,於2012年被列為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蕉城區文物點。
明代練兵場遺址位於鍾洋村的一片稻田之上,村中傳說練兵場原為余六府將軍所建,滄海桑田,練兵場被村民開墾為農田。練兵場遺址的面積大約有15畝,下有岩石壘築防護設施數處埋藏。如今,我們還可以看到岩石壘築的牆體幾十米。傳說內山體與田地交匯處有泉水,為當年兵營生活水源,田野裡曾經冒出鐵銹水,因為地下埋藏了大量的兵器。
在距離余氏宗祠600米的山坡上,還有一處明代的地宮密道,密道通往古田,洞口僅可容納一人彎腰進入。村裡人告訴記者,洞口邊的山壁皆由巨大條石壘砌而成,正面傾覆於洞口正前方,碑身寬且長,頭尾由兩個半圓形大石構成,碑上的文字如今已鋪滿青苔;洞口前方散落的一塊塊石構件,已被村民堆砌成石棺狀。傳說密道內尚有密室存在,但由於當地考古水平限制,密室內的情況至今無人知曉。

七星石


古墓、練兵場、密道……這些明代的遺跡背後都蘊藏著各種傳說,而在鍾洋村,連石頭藏著不尋常的故事。
在鍾洋村七個不同角落,分佈著形狀各異的七塊奇特的石頭,這便是村民們口中的「七星石」。它們或在房前屋後,或在鍾洋溪中,如果將這些石頭按點連接起來便是中國傳統文化中「腳踏七星格」的佈局樣式。(「腳踏七星格」是指人的腳底有七顆痣。俗語說「腳踏一星,能掌千兵」。「腳踏七星」指這七顆痣是按照「北斗星」狀排列,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腳底便有這排列如北斗七星的七顆痣。)
村民們代代相傳,認為這七塊石頭有靈性,是村裡的鎮村之寶,這一說法也在余氏祖廳門前的對聯上得到了印證。(在鍾洋村余氏祖廳門前有副對聯寫著「座仰魁星七級懸燈時表」。)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