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5 月 14th, 2021

社論 高層們可以「不知情」 但不能不做交代

檢調疑濫權搜索新黨青年軍案越攪越臭,有網友從直播截圖中發現檢調所持搜索票並未有法官簽名,新黨委任律師直指非法搜索,新黨也據此至北檢提告。看來這樁綠色恐怖事件,檢調涉及違法濫權的程度越來越嚴重,而蔡政權當局除了法務部長邱太三出面指控直播違法反遭更多撻伐外,早先已有綠委出面解釋此事高層毫不知情,日前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也正式官方說法強調高層不知情。高層斷尾止血態度至明,當初大陣仗進行搜索的檢調鋒線人員,將要獨力承擔後果了。
針對法官未簽名,北院表示有廖姓法官用印,但立即遭新黨委任律師回應質疑,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28條一第三項規定,搜索票「應由法官簽名。法官並得於搜索票上,對執行人員為適當之指示」;當天屬要式搜索,法官核發搜索令時,蓋官印後還是要法官親自簽名,直指司法當局「還在拗」。此部分因直接涉及檢調人員違法濫權,未來進入司法程序更動見觀瞻,不過因有圖為證,已經讓司法公信力再度受挫。外界形容這樁搜索案是「大砲打小鳥」,如今看來這門大砲不但打不了小鳥,反而先自爆炸傷了引信點火人。
政權當局撇清「與高層無關」,但恐怕更多的人民會質疑到底「高層」上綱至何等級?徐國勇出面說明,顯然是他以上的行政院「高層」與此無關;不過法務部長邱太三事件爆發第一時間即出面譴責現場直播為違法,顯然他早知情。但弔詭的是,他轄下的調查局高幹,各個在事件引爆後紛紛藉詞規避媒體追詢及外界質疑。顯然每個人都想躲在「不知情」大傘下蒙混過關;果真如是,則當天耀武揚威的檢調人員,豈非拿著雞毛當令箭,不但坐實濫權,更應了外界「廠衛鷹犬」的說法。
這樁司法濫權疑雲發生之前,蔡政權力推的促轉法才在國會三讀通過,內容幾乎針對兩蔣的統治時期諸多白色恐怖濫捕、冤殺事件而至。兩蔣早已作古,對於諸多指控已經無法以「朕不知情」辯解,國民黨後繼者人人對白色恐怖避之唯恐不及,也沒有人跳出來幫腔;因此所有白色恐怖事件,不管兩蔣知不知情,都將總歸戶算在他們頭上。這些不幸事件都發生在他們統治時期,作為最高統治者,不管是親自下達指令,或是底下揣摩上意,或是馬屁徒眾拿著雞毛當令箭進行濫捕亂殺,責任都應由統治者承擔。
同樣地,如今發生濫捕亂抓的類似事件,雖然換了顏色,但恐怖本質大同小異,這對主導促轉的執政當局不僅是一大諷刺,若還要以「不知情」企圖斷尾止血規避責任,則又何德何能執行促進轉型正義,公然清算兩蔣?
事發後,發動搜索抓人的檢調態度閃爍、說法曖昧。「高層」,可以撇清事先不知情,但既已東窗事發,且事件逐漸鬧大甚至涉及國際觀瞻,難道不需要責成司法單位出面說清楚講明白,對人民作負責任的交代?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