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7 月 27th, 2021

【社論】消失中的國民黨

國民黨部署明年選舉,不只重北輕南,而且更像「重北棄南」,尤其六都,國民黨幾乎只集中在新北的布局,台中市選局曾一度因立委江啟臣盧秀燕雙雙表態而熱鬧過一陣子,最近風聲已過,國民黨連是否協調或如何初選,都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至於南高,連參選人的影子都難以捉摸,簡直形同放棄。
該黨黨主席吳敦義的角色最為曖昧,身為該黨領導人,卻始終看不出有任何要將黨帶出低谷,重振聲威的跡象。日前他參加一項藍營團體的聯誼會,有人希望他說說兩岸是否和平統一的看法,他立刻變臉表示「不要說這個」;兩岸和平統一是民進黨大忌,卻是前朝馬政府的期待;吳敦義的喝止,是要討好綠營?或是畏懼綠色恐怖加身?果真如此,黨的領導人畏首畏尾,更遑論在野制衡風骨,國民黨乾脆提前繳械,就地解散算了。
執政的民進黨獨裁制霸的情狀已層出不窮,且越來越嚴重,但國民黨在許多爭議事件中都缺席。例如新黨遭濫權搜捕案,其實可以視為民進黨剷除其他尚有影響力政黨的延伸,遭民進黨如火如荼抄家滅族中的國民黨,按理說縱然不敢有敵愾同仇之愾,至少也要體會物傷其類之悲;但事件發生後,只有少例藍營立委跳出來譴責質疑,吳敦義則冷眼旁觀未置一詞,倒是他的老長官馬英九出面講重話,抨擊蔡政權絕對權力絕對腐化。
最近高雄市長陳菊因出書引發爭議,更對民進黨高雄選情投下震撼彈,顯然花媽為了她聲勢落後的接班人選卯足了勁,費盡心思幫為清道除障。僅管這齣鬥爭大戲黨內互傷、刀刀見骨,也重創該黨形象,但對國民黨的局勢仍非關痛癢,沒有人認為民進黨的黨內大亂鬥,對國民黨有絲毫的加分作用。國民黨在高雄的若有若無角色,由此可窺大端。
當初吳敦義派頗具戰鬥力的韓國瑜南下接掌黨部主委大任,大家以為國民黨會在高雄有番作為,但接下來中央黨似乎讓韓國瑜在高雄自生自滅。韓國瑜最近回答關心選情的媒體,說黨中央明年三月後再決定人選;至於市長候選人,還要再審慎研議。
綠營有志於明年高雄大位者,早在年初就大資本大動作進行文宣招貼等選舉部署,一副只要贏得黨提名,就等著坐上市長大位態勢,這不僅目無國民黨,簡直就認為國民黨早已在地表上消失,成為歷史灰燼。有人說民進黨此舉簡直藐視民意,畢竟兩百萬市民中或許尚有數十萬民眾不認同民進黨;問題是,市民心中尚有國民黨存在嗎?
因此「國民黨的高雄市長人選在哪裡?」不是問題,「國民黨在哪裡?」才是該黨步入窮途末路最大因素。有國民黨高雄市議員直指,國民黨組織動員和資源都大不如前,晚一點推人選,可以省一點錢,且推出對的人選更重要。這些言之有理,但要省錢,又人人怯戰,則何不乾脆棄選,或許尚能苟活殘喘。高雄選委會大可在民進黨初選落幕後宣布勝選者為下屆高雄市長,也不必大費周章辦理選舉,既可不勞民,又省下大筆來自民脂民膏的選舉經費。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