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 月 26th, 2021

【平潭專刊】採收紫菜好時節 「海上菜園」分外忙

記者 陳小歡/文 蔡起輝/攝

在平潭民間有這樣一個傳說:「相傳,在平潭牛山島上有一個無惡不作的小牛精,它為了霸佔島民阿潭的妻子紫英,限阿潭十天之內種出細如牛毛的菜。後來,紫英在觀音的幫助下,拔掉了牛精身上的毛,種在海邊的壇石之上,長出了細如牛毛的菜。因其顏色呈紫褐色,因而得名『紫菜』」。 這雖是傳說,卻道出了平潭紫菜「細如牛毛」特性。
紫菜養殖,作為平潭人民傳統生產方式之一,它不僅給人們帶來鮮美海味,也給他們帶來生活的希望。眼下,正值紫菜采割上市的時節,記者跟隨著敖東鎮華東村的紫菜養殖戶,直擊紫菜的採收過程。

採收現場火熱 滿載而歸
在敖東鎮華東村,海帶和紫菜的養殖是村民們重要的經濟來源。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當勤勞的漁民們用雙手捧起一把紫菜時,他們臉上便會露出喜悅的笑容。
上午九時許,記者來到敖東鎮華東村的澳口,岸邊聚集著數十個漁民,他們圍著一艘滿載著紫菜的漁船忙忙碌碌。每個漁民各有分工,有的漁民負責把採摘回來的紫菜裝進袋子裡,有的負責把袋子封口後串在繩子上然後暫放在海水裡,還有的則負責把這些紫菜運送出去,現場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
登上堤壩放眼望去,廣闊的海域上儘是烏壓壓的一片,一排排竹竿圍起來的海域便是「海上菜園」,漁民林性浩介紹說:「那個用竹竿圍起來的叫做紫菜台」。每個紫菜台之間均勻地繫著數十根繩子,形成了一個網簾,而烏黑發亮的紫菜就附著在這些繩子上面。成片的紫菜台在海裡蔓延開來,秋風拂過,紫菜猶如稠密的黑色絲帶般在水中舞動,分外妖嬈。
林性浩養殖紫菜已經有十多年了,每年海帶和紫菜的養殖幾乎填滿了他一整年的時間。今年,他養殖了20多畝紫菜,到了採收時便忙得不可開交。 「紫菜採收要爭分奪秒,如果天氣太熱會把紫菜曬壞咯。」 林性浩說,每天凌晨一兩點,漁民們就要打著燈,開著船到養殖場去採收紫菜,這樣才能趕著上午太陽還不太熱的時候,把紫菜採摘完畢運送回來,以保證紫菜的新鮮度。
採收紫菜的過程倒不複雜,一般三四個人到海上去,經歷四五個小時的採收工作便能滿載而歸。只見漁民們熟稔地將船隻橫在紫菜台下,雙手戴著手套,把兩根繩子拉攏在一起,再用力將紫菜從繩子上拉扯下來。「過程雖然簡單,但是要注意,要留一些紫菜在繩子上,這樣再過一個星期,繩子上又會再長出紫菜來。」 林性浩說。
紫菜採收完畢運送至岸上後,就要連忙將這些新鮮的紫菜平鋪在岸邊的岩石上晾曬。在天氣好的情況下,紫菜兩天就可以全部曬乾,然後進到市面上銷售。

碼頭一片繁忙景象,養殖戶正在分裝打包紫菜

養殖過程艱辛 期盼好收成
今年由於天氣原因影響了紫菜的生長,收成大不如前。「其實最適合紫菜生長的溫度是18度到21度之間,但是今年因為高溫天氣,紫菜的產量還不到去年的一半。」林性浩說,紫菜養殖需要很大的勞動力,因而投入的成本也比較多,光是僱傭工人就要花好幾萬。但如果不是遇到特殊情況,紫菜的產值一般每畝可以達到1萬多元。
和養殖海帶相比,紫菜養殖的過程更為繁瑣且辛苦,光是育苗就要經歷一個漫長的過程。已有20多年紫菜養殖經驗的漁民薛由祥介紹,每年二三月份是紫菜育苗的時間。紫菜苗育在貝殼裡,培育到農曆七月下旬,便可以開始下苗。「紫菜苗肉眼是看不到的,只能通過顯微鏡才能觀察到。我們下苗時把貝殼裡的紫菜苗放在水裡,然後運到海上把帶有苗的水潑在養殖場裡,過了一定的時間,苗就會自然吸附在繩子上。
從下苗到首次採收大概需要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漁民們並沒有清閒下來,他們需要面臨一項更大的工程:翻曬。「每兩天我們就要到養殖場去把紫菜台翻過來,否則紫菜容易爛掉。」養殖戶薛由祥說,「我們每天光翻曬這些紫菜台就要花上半天時間,養紫菜真的要比海帶來的辛苦。」
沒有親歷過程,又怎知艱辛?上午十一點,正是翻曬紫菜台的時候,記者跟隨著薛由祥前往紫菜養殖場,他輕車熟路地航行在海域上,約十多分鐘的時間便到達他的養殖場。放眼望去,一排排紫菜台隨浪擺動,兩側竹竿上固定的白色泡沫套上了綠色網紗裸露在海面上。只見薛由祥將船尾靠近紫菜台一側,用鐵鉤拉住另一側的繩子,利用船上的桅桿順勢拉起,緊接著與他同行的人拉動這一側的邊沿,兩人合力之下便把紫菜台翻了個面。翻曬後,固定在兩側的泡沫將紫菜台承托而起,讓紫菜盡情地沐浴在暖暖的陽光下。
翻曬的過程既要默契的配合,又要靈巧用力,要將如此龐大的紫菜台翻轉過來,其難度早已不言而喻。「這些翻曬完又得再翻回到海裡繼續生長,這樣反反覆覆要一直到採收全部結束。」薛由祥說。

新鮮的紫菜色澤黑潤
新鮮的紫菜攤曬在岩石上,製成干紫菜

感受舌尖美味 紫菜受追捧
浩瀚海洋的滋養、勤勞漁民的呵護造就了紫菜獨有的美味,深受人們喜愛。據瞭解,漳浦、霞浦等福建沿海地區雖皆產紫菜,但平潭紫菜卻似乎格外受偏愛。「和其他地方相比,我們平潭的紫菜更細,口感脆滑,味道也格外鮮美。」薛由祥說,「特別是頭水紫菜,品質是最好的,現在市面價格也十分高昂,曬乾的紫菜價格都十分暢銷。」
市面上的「頭水紫菜」就是第一次採收的,比較細嫩,光澤度好,口感極佳。等過了頭水,還有第二水、第三水,甚至還可以到第六水,但越往後紫菜的口感就會更粗些,價格也就逐級下降。「想要買到品質好的紫菜就要學會分辨,選擇時要看光澤是否鮮亮,紫菜是否細密,味道是否清香。」薛由祥介紹說。

平潭紫菜很受歡迎

其實,平潭最令人念念不忘的是「壇紫菜」。在《平潭縣志》中對壇紫菜記載道:「附石生海上時色青,取於之則紫色,其纖者,味尤珍。」據文史專家賴民介紹,壇紫菜是野生在海邊壇石上的,早年間是作為朝廷的貢品,多分佈在嶼頭、南海、東庠等地。作為平潭特有的海產,壇紫菜的名聲在外,而又因其稀少彌足珍貴。
如今,傳統的生產方式、原始的加工手法讓平潭紫菜家喻戶曉。紫菜排骨、紫菜燜芋頭等經典菜色深受許多外來遊客的喜愛。「雖然剛上市,但頭水菜基本都是供不應求的。」薛由祥介紹,「干的紫菜有的自銷,有的被收購銷往浙江、廣東等地,濕的紫菜則會統一賣給收購商,運往福清進行加工。」
海島兒女對故鄉的期盼,最是那陣家鄉味道,平潭紫菜的清香飄到空氣中,飄到全國各地,讓許多在外地奮鬥的平潭人感受家鄉的溫暖。「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平潭這片廣袤的海域裡,物產富饒,不僅給他們帶來舌尖上的美味,也帶給平潭兒女們生生不息的盼望。(平潭時報提供)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