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9 月 29th, 2021

導論 最奇美夢 洪谷

美國好友史丹利日前找我喝咖啡,突然哼起我們大學時期愛聽的一首賽門/葛芬柯(Simon and Garfunke)出道時的民謠【昨夜我做了最奇美夢】(Last night i had the strangest dream),他說日前看了台灣新聞報導,說台灣政治領導人蔡英文最近也有夢最美,說希望勞工能加薪至台幣3萬。因此他想起這曲反戰經典。
老美一向講求實際,可能對貴為一國領導人只會做夢,不設法突破困境實現夢想百思不得其解。史丹利知道我對台灣最近一年多來的局勢感到憂心,日前我們蔡總統提到加薪美夢引起舉國譁然,不少勞團更跳出來大罵蔡英文在吃勞工豆腐。
我不願和老外多談台灣政治。史丹利說美國政客再如何能言善道、滿嘴糊爛,也不會藉著做夢表態,這反而會引來更多冷嘲熱諷。我說台灣民情不同,蔡英文的美夢,只要企業界支持,不無可能兌現。但他以美商身分,認為台灣目前中小企業冷颼颼,好不容易最近台灣閣揆賴先生要修有利於資方的勞基法,或許可以暫解資方壓力,但要加薪,除非景氣大幅復甦,恐怕仍只能停留在美夢境界。
他又提到兩岸關係對台灣經濟影響,我說我不想多談,最近風聲鶴唳,台灣有不同政黨的年輕人因跟中國大陸往來密切,已經被國安當局盯上。我們外籍人士還是稍微收口一點才好。
因此後來我們回顧這首【Last nigh I had the strangest dream】。此曲是美國民謠先驅大師匹特席格(Pete Seeger)的好友艾德麥克爾迪(Ed Mc Curdy)1950年所作的反戰歌曲,席格一唱而紅,後來幾乎所有的民謠鄉村西部等知名歌手團體都熱唱過。台灣歌迷最常聽的應是賽門葛芬柯在1962年天籟般合聲的版本。
兩岸關係緊張,也許更多台灣人民希望蔡英文多做此版本美夢。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