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5 月 8th, 2021

導論 躺著也中槍 洪谷

台灣警察開槍打人遭判刑事件層出不窮,讓老美大感不解。曾在阿拉巴馬奧爾本大學上過我課的傑弗利最近到台灣出差,我請他吃飯,談到日前北市員警張景義案,我告訴他始末,他大為吃驚,認為該警官不但用槍時機並無不當,而且若非他挺身擋車接著用槍制止,開車的歹徒很可能失去理智在人行道上瘋狂衝撞,後果難料。他的行逕應被視為英雄。
我說台灣司法由法官自由心證,沒有陪審制,一切法官說了算,因此近年來恐龍法官已成台灣司法官通稱。張景義無罪案在美國情法理法兼具,但在台灣卻纏訟多年幾乎身敗名裂。
傑弗利還舉去年底發生在堪薩斯威奇塔十分離譜的警槍例子。兩個在玩Call of Duty的電玩傢伙在網路上為了1.5美元的賭注互嗆,其中一名玩家嗆聲對方放馬過來,對方給了一個假地址,結果嗆聲的傢伙向警察通報,說該處有家暴槍擊事件,兒子打死老爸綁架老母及弟妹作人質。警方以霹靂小組大陣仗到該地址,偏偏28歲的年輕屋主芬奇剛要出門,警方二話不說活生生將他擊斃。
警方宣稱芬奇開門後有掏槍動作。但後來坦承檢查後根本未發現任何槍械。此事在威奇塔掀起軒然大波,媒體高度關注,警方自知理屈,將開槍的警官停職等待調查。警方還說該員警有七年執法經驗,一向中規中矩從未用過槍。
28歲的受害者芬奇留下7歲及2歲的幼子,他是白人,若是非裔事件可能會鬧得更大,警方後續動作除了對追究開槍員警責任,LAPD(洛杉磯警局)根據威奇塔警方開出的逮捕令,逮捕通報假案電玩咖、25歲的泰勒貝利斯(Tyler R. Barris),但泰勒聲稱無辜,說又不是我開的槍。
威奇塔怪案跟張景義案是兩大極端;過猶不及。但芬奇可說衰到家,真正躺著也中槍。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