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9 月 16th, 2021

导论 躺着也中枪 洪谷

台湾警察开枪打人遭判刑事件层出不穷,让老美大感不解。曾在阿拉巴马奥尔本大学上过我课的杰弗利最近到台湾出差,我请他吃饭,谈到日前北市员警张景义案,我告诉他始末,他大为吃惊,认为该警官不但用枪时机并无不当,而且若非他挺身挡车接着用枪制止,开车的歹徒很可能失去理智在人行道上疯狂冲撞,后果难料。他的行迳应被视为英雄。
我说台湾司法由法官自由心证,没有陪审制,一切法官说了算,因此近年来恐龙法官已成台湾司法官通称。张景义无罪案在美国情法理法兼具,但在台湾却缠讼多年几乎身败名裂。
杰弗利还举去年底发生在堪萨斯威奇塔十分离谱的警枪例子。两个在玩Call of Duty的电玩家伙在网路上为了1.5美元的赌注互呛,其中一名玩家呛声对方放马过来,对方给了一个假地址,结果呛声的家伙向警察通报,说该处有家暴枪击事件,儿子打死老爸绑架老母及弟妹作人质。警方以霹雳小组大阵仗到该地址,偏偏28岁的年轻屋主芬奇刚要出门,警方二话不说活生生将他击毙。
警方宣称芬奇开门后有掏枪动作。但后来坦承检查后根本未发现任何枪械。此事在威奇塔掀起轩然大波,媒体高度关注,警方自知理屈,将开枪的警官停职等待调查。警方还说该员警有七年执法经验,一向中规中矩从未用过枪。
28岁的受害者芬奇留下7岁及2岁的幼子,他是白人,若是非裔事件可能会闹得更大,警方后续动作除了对追究开枪员警责任,LAPD(洛杉矶警局)根据威奇塔警方开出的逮捕令,逮捕通报假案电玩咖、25岁的泰勒贝利斯(Tyler R. Barris),但泰勒声称无辜,说又不是我开的枪。
威奇塔怪案跟张景义案是两大极端;过犹不及。但芬奇可说衰到家,真正躺着也中枪。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