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6 月 23rd, 2021

導論 寬容是美德 不默生

人們存在當下,不只是為了簡單的生存遊戲,人們還是那麼瞻望未來的發展,盡管,未來仍在虛無飄渺處,人們的想望與追求,永遠停不下想望與追求的腳步。
時間,幾乎都規律的在同一軌道上運行,厭了!倦了!還是得撐持下去,只因為人間的一切滾動未了,地球,依然在自轉、公轉中轉出自己的定律。其中包含了人情義理、家庭倫理,還有更多的責任義務。地球上是有了人之後才有文明嗎?值得探討。
人們狹窄的「肚量」怎堪被稱做「人類」!然而,人類的能量必然有限,受限於個人的能力,社會的秩序必須由群體而治。此時,寬容就成為無形的安定社會秩序的力量。
動物的族群精神遠比人類堅定,因為牠們較少心機;更多的是相互扶持。牠們也曾互鬥、互爭過,但在經過長期的鬥爭之後,牠們發現唯有「和平」才能夠讓牠們之間彼此共存共榮。而。人們呢?為了自己的生存,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的盡量廝殺別人以求自保。
人,不如動物,因為他們自恃「高尚」;他們傲慢,所以他們說自己是「萬物之靈」!以致,自稱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們」,在這個眾人維生的地球上,搞了許多「鬼怪」!那些鬼怪,都是為了滿足人類自私的需求:有的是假公濟私、多半是填滿私慾,
人,因此而將自己,束縛在個人溪壑的深淵處無以自拔,為了個人慾望的滿足,人們的偏頗思想成為殺人利器,這些人往往是政治的領導者,野心勃勃的領導,假藉國家、民族的幌子,以箝制人民的思想、行動自由。
試想:一個有思想的人,他們會永遠臣服於野心者,自私自利、貪得無饜的行徑嗎?口說「為國為民為民族」的野心份子,其實,不願承認身邊倒戈的聲浪,如潮水般日漸洶湧,有一日,民意的潮水如海嘯來襲,那些「吃飽喝足」的「民族救星」呢?逃之夭夭!人間蒸發!
剩下那些愚忠的愚民百姓,仍得在自己生存的土地上流血流汗,為子孫的繁衍無怨無悔地操持勞碌。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