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2 月 27th, 2021

農田水利會官派 專業不敵政治利益

蔡政府強推勞基修法三讀後,接著將進行農田水利會改為官派。儘管反對聲浪不斷,最近學界也發起連署,要求做好配套措施再談改革,但行政院表示農田水利會改制後,一舉數得。以蔡政府上台來對所有「改革」一路以坦克車輾過的強勢,農田水利會改官派已勢在必行。
連署反對的學界都是經濟農業領域相當知名的學者專家,且不分藍綠,其中更不乏深綠學者,學界純以專業的領域看問題,使得這項改革成為「專業VS.政治」的對立,但改革權力掌握在政客手中,恐怕學界提出再多的專業看法,也不足以讓政治利益掛帥的執政當局有所妥協讓步。
行政院表示的所謂多項利多,包括錢還是歸水利會使用,人員則晉升為廣義的公務人員、權益更有保障,且能服務更多的區域,說詞冠冕堂皇,其實經不起考驗。改制後人事財務大權完全由官方掌握,目前半官方組織中的民間權益完全被拿掉,所謂「一舉數得」,得利者完全歸當權執政者,難怪此項改革被抨擊為對人民財產強取豪奪。
農業學者集體反對,認為是「滅農第一步」,前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認為水利會改公務單位後,在政府組織中層級很低,農田灌溉對農業生存茲事體大,未來權限若掌握在政客手中,後果堪虞。連署中有五位台大農學院前後任院長,這是農業學術界難得的共識,更凸顯問題的嚴重性。
被歸類為深綠學者的前台大農學院院長楊平世直指改革是「將人民的財產變成自己的」。目前所有水利會資產相當豐厚,更不乏都市計畫中的大塊肥肉,價值動輒億萬,楊平世擔憂將來收歸國有,賤價變賣也就更容易。
農田水利會攸關水利建設,尤其是水權調配。乾季水權以民生用水優先,其次應是農業用水,改制後,如果官方向工商企業傾斜,第二優先大有可能轉向工業用水,果真如此,就印證農業學者「滅農」的隱憂了。
公認的水利專家前內政部長李鴻源說,以水利工程角度來看,農田水利除了灌溉用水,還包括民間防災,他舉例,當年艾利颱風來襲,因石門水庫操作不當,壓力鋼管發電設備整組壞掉,導致石門水庫整整兩年無法發電,維修經費近十億元。他認為,水利工程講求專業,不應意氣用事、政治考量,若都用選票看待,「是民眾災難」;陳保基也指出,汛期來臨灌溉系統損壞,水利會過去須掌控閘門,在一天或兩天內修復;變公務機關後,修復工程要不要公開招標?對農業生產是大問題。
但學者專家所有專業看法,在政客政治利益下仍將狗吠火車。水利會改官派,事涉當政者的權與錢。尤其蔡英文上台後所有改革都在爭議叢生下以國會絕對優勢強行通過,也使得她民調成墜崖式掉落,在此狀況下,她的任期壓力將更屬急迫,也將更加快她修惡的速度。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