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6 月 17th, 2021

农田水利会官派 专业不敌政治利益

蔡政府强推劳基修法三读后,接着将进行农田水利会改为官派。尽管反对声浪不断,最近学界也发起连署,要求做好配套措施再谈改革,但行政院表示农田水利会改制后,一举数得。以蔡政府上台来对所有「改革」一路以坦克车辗过的强势,农田水利会改官派已势在必行。
连署反对的学界都是经济农业领域相当知名的学者专家,且不分蓝绿,其中更不乏深绿学者,学界纯以专业的领域看问题,使得这项改革成为「专业VS.政治」的对立,但改革权力掌握在政客手中,恐怕学界提出再多的专业看法,也不足以让政治利益挂帅的执政当局有所妥协让步。
行政院表示的所谓多项利多,包括钱还是归水利会使用,人员则晋升为广义的公务人员、权益更有保障,且能服务更多的区域,说词冠冕堂皇,其实经不起考验。改制后人事财务大权完全由官方掌握,目前半官方组织中的民间权益完全被拿掉,所谓「一举数得」,得利者完全归当权执政者,难怪此项改革被抨击为对人民财产强取豪夺。
农业学者集体反对,认为是「灭农第一步」,前农委会主委陈保基认为水利会改公务单位后,在政府组织中层级很低,农田灌溉对农业生存兹事体大,未来权限若掌握在政客手中,后果堪虞。连署中有五位台大农学院前后任院长,这是农业学术界难得的共识,更凸显问题的严重性。
被归类为深绿学者的前台大农学院院长杨平世直指改革是「将人民的财产变成自己的」。目前所有水利会资产相当丰厚,更不乏都市计画中的大块肥肉,价值动辄亿万,杨平世担忧将来收归国有,贱价变卖也就更容易。
农田水利会攸关水利建设,尤其是水权调配。干季水权以民生用水优先,其次应是农业用水,改制后,如果官方向工商企业倾斜,第二优先大有可能转向工业用水,果真如此,就印证农业学者「灭农」的隐忧了。
公认的水利专家前内政部长李鸿源说,以水利工程角度来看,农田水利除了灌溉用水,还包括民间防灾,他举例,当年艾利台风来袭,因石门水库操作不当,压力钢管发电设备整组坏掉,导致石门水库整整两年无法发电,维修经费近十亿元。他认为,水利工程讲求专业,不应意气用事、政治考量,若都用选票看待,「是民众灾难」;陈保基也指出,汛期来临灌溉系统损坏,水利会过去须掌控闸门,在一天或两天内修复;变公务机关后,修复工程要不要公开招标?对农业生产是大问题。
但学者专家所有专业看法,在政客政治利益下仍将狗吠火车。水利会改官派,事涉当政者的权与钱。尤其蔡英文上台后所有改革都在争议丛生下以国会绝对优势强行通过,也使得她民调成坠崖式掉落,在此状况下,她的任期压力将更属急迫,也将更加快她修恶的速度。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