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9 月 22nd, 2021

导论 这款监委陈师孟? 张郎

立法院昨天行使监委被提名人同意权投票,在绿委护航下,十一位全数过关。稍早,蓝委曾翻倒票柜无效,后来,蓝委、橘委都未进场投票,用以表达抗议。其中最扯的要算陈师孟了,陈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若是只属言论层次尚可容忍,但陈已是职司风宪的监委,却在立院审查会中,大言不惭的说出上任后,会专办只办绿不办蓝的检察官、法官,还说阿扁根本无罪,这种不懂宪法规定监委必须超出党派的人,一旦成为监委,等于是对监察权的亵渎。
陈师孟说,上任后会专办政治性案件,专打用司法追杀绿营、纵放蓝营的法官,更直指阿扁没有贪污,阿扁遭到判刑定谳,包括龙潭案等四案,都有程序的不正义、迫害,陈未来要用监察权制衡司法。学者认为监委应维持中立,陈师孟却用颜色办案,非常不适任。
陈师孟过去倡议废除监院,被提名后却改口说是废物利用,应该先清除司法败类,再谈废监院,引发外界质疑立场摇摆。陈面对蓝委王育敏询问时,否认立场矛盾,陈说是时间让他成长,过去他误解孙文五权分立的意义,现在陈认同四权分立,只有考试院应被废除,监察院可以暂时保留。如此颠三倒四,仍是罕见。陈还说,监察权的行使对象,也包括司法人员,监察权就是司法权的克星,监察权可处理例如扁案、郭瑶琪案等司法不公。陈强调上任后要专办政治性案件,秉持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龙的原则,七分打对绿营追杀、对蓝营纵放的法官,三分打像陈庚金这类的行政败类。陈庚金痛批还没当监委就出此狂言,说是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如今,立院仍照样支持,简直是自取其辱。
当初,陈师孟被提名为监委时,就已引起侧目,原因是过去陈在扁朝为官时,就标举著鲜明的政治立场。不过,总统府秘书长毕竟只是幕僚长,影响有限。然而如今,陈已成为监委,却硬谈自己的意识形态,同时要行使监委的准司法权,强行让政治介入,当然让人捏把冷汗。陈的坦诚告白,打破所有人对监委立场超然的想像,原来监委可以威胁和自己看法不同的人,如此偏颇言论,还敢大喇喇表达,就是倚仗民进党优势席次可以护送过关,但满心只想复仇的人,确实没有资格做监委。多数法官也严厉批判陈踩了不该踩的红线、干涉独立审判,忧心将影响审理中的扁案。资深检察官更反问:陈若认为阿扁没贪污、被迫害,为何蔡英文不敢特赦阿扁?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