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7 月 27th, 2021

社论 水利会改官派 民进党企图全面掌控?

立院临时会审议《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修正草案,为抗议修法,国民党号召数千民众赴立院抗议,蓝委也以冗长发言杯葛议事,法案审议虽慢,但昨天凌晨绿委以人数优势表决完成三读。修法后,水利会长改官派,需严守行政中立,杜绝过去涉入选举。蔡英文说,未来会把水利会每一分资源用在水利事业上,但国民党认为这样修法等于侵占人民财产权。此外,十一位监委被提名人,民进党护航下已经全数过关,因为准监委骂监院仍当监委,还撂话专办打绿法官,这不只是监察权的沦丧,对司法也造成的寒蝉效应,更会严重冲击台湾民主法治,有人说这是监察院创设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也有人说,民进党政府推动的修法,是要把农田水利会改制成公务机关,表面是要改革水利会,背后真正的目的,却是希望全面控制水利会,硬把水利会变成民进党的囊中物。立法院修法时,来自全国十七个水利会成员集结在立院外抗议,抨击蔡政府霸占人民财产、牺牲人民权益,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和蓝委党团共同现身声援,批评蔡政府为掌握水利会人事、未来的选举优势,强取豪夺人民财产,使得百姓失望。
农委会虽允诺今年内提出配套。但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说,民进党政府应和农田水利会好好讨论可以提高水利会效率的方式,这是合理、合情且不会霸道的做法,但民进党政府却巧取豪夺、让人无法忍受。全国十七个水利会会长、会员大约两千多农集结立院外,向民进党团喊话要求暂缓修法,北市警局出动五百警力维安、疏导交通秩序。因参加群众多属来自纯朴乡间农民,场面并不若一般抗议场合激情,不少人只是奋力举起写着千万呒通违背农民、反对政客算计,牺牲农民权益等标语,沉默的表达不满。
国民党团认为水利会现有资产大约三千多亿,原属民产,改制后等于全部充公。蓝委张丽善质疑水利会是农民自发性捐助,财产自然为水利会全体会员共有,政府只是用预算支付部分费用,改官派根本是政府依法当强盗。蓝委卢秀燕质疑民进党根本是为选举,看谁钱多就没收,看谁不听话就换掉,根本是土匪行为,将来会不会也拿来对付农会、工会?
绿委总召柯建铭说,农田水利会是公法人,农水路是三四百年开垦而来,不是个人财产,水权就是属于国家,所以修法没有剥夺人民财产。柯说现在十七个农田水利会会长,只有四个是民进党籍,会长延任到二○二○年九月,总统大选时,国民党籍的会长还在任,民进党没任何政治计算,希望大家不要污名化。
有人说,民进党向来都认为农田水利会是国民党发展地方组织的工具,这回农田水利会改制为公务机关后,不再民选各地水利会长。不过,由于北市七星、瑠公水利会会长、委员任期要到一○九年九月才届满,修法特别提供其他水利会长自动延任两年四个月条款。但国民党批这是为买通现任会长设计的条款。
民进党首次执政时,在二○○一年修订通则要水利会长改由会员直接投票选举之,并在次年落实直选。修法的理由是由会员直接选举产生,期以落实自治原则。经过十多年的运作后,民进党深觉农田水利会是地方的重要票仓,经过多届的会长选举,惟多数会长仍是支持国民党居多,难以掌控多数水利会,于是改弦易辙,这次把农田水利会改为公务机关,会长直接官派,水利会的资产全数充公,全面接手水利会,借此操纵地方票源。
为了弥平既有势力的反弹,推出两阶段改制的做法,把十五个水利会会长、会务委员任期由今年五月底延长到二○二○年九月底,因这些今年任期届满的十五位水利会会长中,有高达十三位已不能再连任,远超过全国 十七位会长的半数,修法后平白延任两年四个月,让多位原本反对改制的会长,瞬间静默无声,大幅降低反对修法的声浪。到底谁是谁非,也许不久之后就可以知道了。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