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9 月 26th, 2020

專訪台灣文創界典範趙家窯窯主 平潭澳前台灣小鎮文創生意經

【本報綜合報導】台灣趙家窯窯主趙勝傑將帶著新作《黃金流瀑》等亮相於北京茶博會。此前,趙勝傑就已經帶著這些新作在平潭首秀。
作為趙家窯在大陸唯一的一家門店,坐落於澳前台灣小鎮的趙家窯,趙勝傑欲將之打造成為進入大陸的一個跳板。
台中大雅隨處可見的紅土,經過層層提煉被取做陶胚,看似普通的麥秸稈燒過的灰,還能被用作釉彩,平潭隨處可見的海蠣殼,一樣可以化作製作茶盞的原料……此次新作,讓世人驚歎的同時,也不禁讓人感慨:進駐澳前台灣小鎮後,趙家窯的出現,將會給整個澳前台灣小鎮甚至整個平潭的文創界帶來怎樣的衝擊?
就此,記者採訪趙勝傑,「取經」東岸的文創理念,淺談其對於平潭的文創、對於澳前台灣小鎮下一步文創發展的觀點和建議。

談文創:賦予其價值 廢品成瑰寶
文創最大的特色,是用思維創造出無限可能。對於趙勝傑而言,用小麥灰燒制陶器,繼而開創小麥文化,成為大雅的一張文化名片,這,就是他最成功的文創理念。
趙家窯的價值是:用一棵小麥,引來了千萬商機,引出了一片文化創意。
此話何解?
「在台灣,一公斤的小麥售價是23元台幣,如果用文創的思維來改變,那麼將一公斤小麥變成乾燥花,它的價值變成了600元;如果再將它燒成灰,變成茶壺,它的價值達到了上萬元、甚至上百萬元,這就是文創的意義。」趙勝傑說。
同樣的情況,為何不能用在平潭海蠣殼身上?這是一年前,趙勝傑探索平潭文創過程中,給平潭的一個承諾:「我將用海蠣殼,製作出文創產品。」
一年後,趙勝傑做到了。為表示敬意,趙勝傑在新品正式發佈前,將自己的新作帶到澳前台灣小鎮。「這些產品的價格,都還沒定下來。」此前採訪時,趙勝傑對記者如是說。
這只是趙勝傑在平潭採訪時,隨意從蘇澳鎮的某鄉道上拾取的一把海蠣殼,然而,卻成了趙家窯的新作。
「當地居民或許看做是廢棄物,甚至是垃圾,但我看到了它的價值。」趙勝傑的這番話,並非誇大其詞,從事文創許久,他一眼看到了海蠣殼內含豐富的鋇元素,從而變廢為寶。

聊發展:《黃金流瀑》之後 平潭元素新作不停
如果說僅僅一個《黃金流瀑》,就想停止趙勝傑對平潭文創的挖掘,那麼就大錯特錯了。
進駐澳前台灣小鎮後,趙勝傑就下定決心,要挖掘更多平潭元素,豐富澳前台灣小鎮的趙家窯,融合嵐台兩地特色,打造走向世界的文創產品。
《黃金流瀑》是趙勝傑引進澳前台灣小鎮的首個充滿濃濃「嵐味」的台灣文創。在與平潭人逐步接觸過程中,「隧道包工頭」的概念,深深進入了他的印象中。
「不說不知道,原來平潭有那麼多的隧道包工頭。」趙勝傑說,聽到平潭的隧道故事,「隧道壺」的概念,也在他的心中萌芽。
據瞭解,目前,「隧道壺」已經在製作當中。與此同時,另一個極具平潭特色的文創產品「石中玉」也已經初步製作完成,該產品的創意靈感來自于平潭石頭厝,原料之一就是從平潭石頭提煉出來的材料。
「『隧道壺』體現的是平潭人堅韌不拔的個性,『石中玉』則是體現當地特點,石頭厝是平潭的特色,讓人驚歎。」趙勝傑說。
據悉,這兩個產品將於今年在澳前台灣小鎮亮相,屆時將刮起新一輪的「平潭文創熱」。

說願景:營造區域文創 從澳前台灣小鎮出發
作為嵐台貿易往來的一個縮影,澳前台灣小鎮近年來,不斷拓寬台灣創意產品的引入,趙家窯的出現,不僅僅是一家店面,更是將整個台灣趙家窯的文創技術和思想帶到了平潭,向大陸市場進軍。
趙勝傑要做的,就是借助澳前台灣小鎮,開拓平潭市場,開拓大陸市場,融合嵐台兩地元素,打造文創界的共同家園。
「當我第一次踏足平潭時,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親切。」趙勝傑說,平潭與台灣金門、馬祖等地都有相似之處。
幾次采風後,平潭的石牌洋、仙人井、壇南灣等地都讓其印象深刻。「在台灣,每個區域都極力於營造出各自的特色,這些景點,極具平潭特色,通過文創帶動整個社區、整個島嶼的文化發展,打造區域文創。」趙勝傑說。
在台灣社區營造行動中,幾乎到處都可以觸摸到「文創」的影子,而趙家窯是台灣社區營造運動中引以為傲的一個文創典範,他在大雅,正是摸索踐行著一條最適合的可永續發展之路。
一片麥地引出一把壺,一把壺帶出一個個關於麥子的產業,一個個產業抱團,壘出大雅的一個文化旅遊寶地……這是趙家窯在大雅的成就,而這樣的理念和思維,如今正逐步融入到澳前台灣小鎮,開始創造平潭特色文創,並走向整個世界。(本文由平潭時報提供)

含有平潭元素的作品 蔡起輝 攝
含有平潭元素的作品 蔡起輝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