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5 月 7th, 2021

導論 冬夜冷颼颼的聯想 不默生

又是一年冬季的來臨,冬天的每個黃昏時光,我這個獨居的老人,在睡完午覺之後,一定得去付近的大公園走路運動,幾乎每一天,在日照溫煦的公園躺以上,總會看見一些形形色色的「街友」,在那兒形同「路霸」似的,為他/她們當晚住宿處先行「佔領」位置。
究竟什麼是街友?誰會變成街友?為什麼受了高等教育的人也會成為街友?街友真的是大家刻板印象中,好手好腳不事生產的魯蛇嗎?有沒有想過:你我有一天會變成街友嗎?如果我們也變成了餐風露宿街頭流浪者,我們能夠這樣悠遊自在嗎?每當看見街友們的身影,我會這樣自問。
絕大多數的無家者礙於學歷、經歷等外在條件不夠亮麗,僅存的就業選擇多屬於高勞力、高風險的非典型勞動,例如在工地揮汗如雨的臨時粗工,以及與房產廣告合為一體的舉牌人。這些工作時有時無,而當投入後,才發現大部分的時間,其實都花在等待:等待被點名上工、等待通勤、等待下工、等待通勤返回歸處、等待一日的結束。
自工業4.0乃至5.0後,普世仍信仰著機械解放人力,你我將能適性發展、追尋更多生命的價值;但事實卻似乎偏離了理想的藍圖,機器取代人的當下,其所帶來的「效率、產量」也同時成為了指標,以片面、抽離的角度衡量人的價值。單用生產力看待勞動者,便輕易合理化了對年邁者、身心不便者和落魄者的淘汰與切割。
根據法國發表的一份報告,法國有10%的街友是有高等教育文憑的。這些高學歷街友因為戰亂或成癮問題變成了街友,揭示了街友不是遊手好閒,而是生命遭逢巨變。面對街友問題,法國嘗試著去了解這些街友、而台灣卻有立委提議噴水驅趕……。
看過這篇報告之後,我對世間街友多了一層認識與思考。解決一個國家或者社會的街友問題,絕對不是像某些人所言「給他一根釣桿」,那麼單純的解決辦法。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