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5 月 14th, 2021

導論 她的故事 不默生

看見社會新聞層出不窮的「愛殺」案件,不禁讓我腦海憶及一樁自己的親身經歷,現在說出來,就當作一則警世寓言吧:
其實,她不用活得那麼累,只要平平實實過日子即可。
然而,每次和她通電話,總會聽見她在電話那端訴說自己的最新遭遇,而,那遭遇無非是又一次「情變」!
那一年冬天,我和她在同一個辦公室進出,有天我帶她拜訪一位客戶,對方看他頗有姿色;談吐不俗,於是千方百計想要約她出去,第二天晚上她竟瞞著我,和那名客戶見面,終至徹夜未歸,此事我一直不知道,到了第二天上班時間見她還未到班,於是打電話到她家,她母親才哭哭啼啼告訴我整個事情的原委。
後來她姍姍來遲,那天我氣得整天不跟她說話,她知道自己錯了,一再和我解釋,當時,記得我臉紅脖子粗的厲聲回她一句:「我又不是妳甚麼人,幹嘛跟我道歉!妳該向妳母親道歉」,也許是從來不曾看我發那麼大脾氣過吧?她驚嚇至躲在牆角啜泣,那印象至今仍令我難忘。
後來,她乾脆和那個男人同居,也將她唯一的女兒帶了過去,自那以後我便與她失聯。原以為從此她該與他過著「王子與公主」般甜蜜的生活。
哪知!不到一年的時間,又接到她的電話,她斷斷續續的告訴了我和他的事情。
原來在那段時間裡,他現出原形,整天在酒池肉林、美女如雲的脂粉堆中打滾,床頭金盡便找她想辦法,甚至還盜刷了她的信用卡,使得她在短短數月欠債累累,搞得她欲哭無淚!
最後,她是揹了一屁股債離開他的,對方大概也知道她已無油水可揩,只好讓她離去。
情傷之後她確曾安靜了一段時間,我曾預測她沒多久一定會有新花樣,果然,外表豔麗的她又成為另一個男人的俘虜,只是,他已經是使君有婦,她只得暫時做人家的「地下情婦」,當她再次告訴我她的新戀情時,我苦笑良久,不知如何回答?我也不想回答。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